水果只吃香蕉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14

                                     11  12   13



之后的几天,王杰希把方士谦当做他的所有物,见到谁都告诉谁一声,这是我的士谦叔叔,尤其在【我的】上加了重音,仰着头,得意洋洋的,把方士谦当个宝贝,恨不得睡觉都抱着不撒手。

方士谦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话还被王杰希当真了,他那时也是初次见识到王杰希的黏人功力,王杰希一般每隔几分钟就会跑到他面前,问他一句“叔叔你在干嘛?”

“在想我该怎么躲开你。”坐沙发上的方士谦说。

听到这话王杰希还笑得很开心,他那时候手短,抱住方士谦的腰不太现实,只能环住方士谦的脖子,宣示这个人归他所有。

“叔叔跑不掉了。”王杰希说,像抱他的小熊玩偶一样,把方士谦越抱越紧。

“王杰希,你想勒死我吗?”方士谦咳嗽着说。

“叔叔是我的。”王杰希松了松力气,他靠着方士谦,头发蹭着方士谦的脸。

“那你更不能让我死了。”方士谦说。

“嗯,你别死。”王杰希这次松开手,过去坐方士谦腿上,扭来扭去。

“再乱动给你扔下去。”方士谦威胁道。

王杰希不动了,他也不给方士谦捣乱,就眨着眼睛凝视着方士谦,却也让方士谦对这道视线忽视不得,集中不了注意力,最后不得不命令王杰希转过身,不许再看他,王杰希也听话,委委屈屈地转过身,不时回头看他一眼。

现在的方士谦也同样感受到了那道视线。

整节物理课王杰希都用手撑着头,在想着他少年杰希的心事,不时瞥一眼方士谦,他是这个班里方士谦重点关注对象,虽然是对别的学生不太公平,但方士谦一节课50%的时间都在注意着王杰希,因此他很容易就注意到了王杰希在走神,他边讲着课边走过去,敲了敲王杰希的桌子,又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专心点。

王杰希被方士谦敲过桌子后坐直了身子,拿起笔做笔记,物理课的最后十分钟,方士谦发了张卷子做课堂测试,发完后方士谦就站讲台上,盯着王杰希的举动,看到王杰希低着头专心做卷子,方士谦才算放心,真是的,这个年纪就该好好学习阿,王杰希怎么就净想着谈恋爱,天天都是喜欢喜欢的,他最该喜欢的就是学习!

这样的想法刚一浮现,方士谦也一阵心惊,觉得自己真是步入了中年,也成了一个无趣的大人,想他在王杰希这个年纪时,他也认为爱情至上,游戏次之,学习才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东西,家长老师只认分数,真是太腐朽了。

在那一刻,方士谦觉得自己有点理解王杰希了,可当收了卷子,方士谦看到王杰希卷子的姓名栏上写着的方士谦三个字时,他也说不出话了。

方士谦默默把他的名字划掉,又写上了王杰希,看着这个名字,他又感到了一阵无奈,这事他对王杰希不能骂不能罚不能公开,连家长都不能叫,他就只能自己受着。

谁让他是大人呢…方士谦想,作为王杰希的监护人,他就有义务要承受这一切。

而即使作为监护人,方士谦也摸不透王杰希在想什么,前一天还和他冷战,拒绝一起回家的王杰希,今天不仅没独自离开,还背着书包到办公室来找他,教室办公室里也还有其他老师在场,老师们对王杰希的印象都不错,挺热心的问他过来有什么事。

王杰希指指方士谦,一脸正直道“老师好,我来找我叔叔。”

王杰希这孩子看着挺乖,但主意也挺多的,方士谦生怕他在办公室里再说出点不该说的,连忙把他拉走了。

一路上王杰希也回归了他最初乖巧侄子的设定,和方士谦有问有答,聊着学校的趣事,气氛也算是融洽。

快到家时,方士谦问“晚上想吃什么?”

“今天别吃外卖了,我做饭吧。”王杰希说。

带着王杰希吃了很多天外卖的方士谦求之不得“真的阿?”

“为了你新学了菜式。”

方士谦这时也意识到了,王杰希这是换套路了,现在采用的是要靠行动感动他的路子,他不能吃人嘴软,只能在王杰希动手之前先一步拒绝掉,

“王杰希阿,你别费劲了,我不可能喜欢…”

“你先别说下去,你会喜欢我的。”王杰希没等他的回话,步速加快了一些,走到了他的前面。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背影,突然也有点羡慕他,他像王杰希这么大的时候也和王杰希差不多,不受任何规矩常规的束缚,喜欢就是特别单纯的东西,是会让他义无反顾无所畏惧的一种情感,当时他也是喜欢谁就追,对方拒绝就换种方法,写情书、买礼物、找同学帮忙、在对方生日时跑过去告白等等他都用过,在当时的他看来,喜欢就是喜欢,根本不存在有不可能追不上的选项。

在这个十几岁的年纪里,喜欢就是全部,为了也得到对方同等的喜欢,他可以用尽各种方法,老师、家长的劝阻对他们来说都只是动力不是阻力,方士谦是没有喜欢比他年纪大的同性亲戚的经验,但如果时间再倒退十二年,如果是他的话,他也会和王杰希一样天真,一样斗志昂扬地说“你会喜欢我的”,一样觉得只是因为自己现在还不够好,但只要他足够喜欢对方,未来对方一定也会喜欢上自己。

但是现在的方士谦就不会再这么想了,到了现在,他知道了再喜欢一个人,也不足以撑起全部,他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他要想如何生活,他要遵守社会伦理,他要想到他的父母家人,他的朋友,包括王杰希的未来他也要考虑到。

这些他都和王杰希解释不清,就算他再怎么和王杰希说在他们之间,性别、年龄、血缘都是大问题,王杰希也会觉得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他们彼此喜欢,那么一起对抗世界都没问题。

这和勇气无关,但事情也没这么简单。

 


TBC

评论(37)
热度(184)

© 水果只吃香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