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结婚操作团①

还是熟悉的好朋友套路

有叶喻



王杰希是因为一个噩梦而惊醒的。

在梦里,他事前准备好了戒指,在他们交往纪念日时和方士谦提出要结婚,而方士谦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问,可是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王杰希就这么醒了。

旁边方士谦还睡得很熟,似乎察觉到了他醒了,搂在他腰上的手还紧了紧。

四周都很安静,只有方士谦轻微的呼吸声,房间里温度适中,不冷不热,这本来是个无比平静的夜晚,但王杰希却睡不着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会梦见自己想不开和方士谦求婚,那纯粹是因为最近关于结婚相关的事,他听到的实在是太多了。

当爱情事业都迈入正轨后,方士谦又坐不住了,想要再扩展一下业务,在帮人家恋爱又分手复合后,还要继续承接举办婚礼蜜月旅行等等业务。

这些服务内容过去其实也有,只不过基本上没人找他们干,现在方士谦准备要大力推广一下。

王杰希还是不太看好,首先如今把分手业务干的如火如荼的方士谦有本事把人家已经谈婚论嫁的说分了,况且他也不是很喜欢和婚庆公司抢生意,哪个正常人会找他们这种帮忙分手的人办婚礼呢?太晦气了。

可还真有不怕晦气的人,例如他的表弟喻文州先生。

听到喻文州想找他们办婚礼时,方士谦十分开心,没等喻文州具体说明情况就揽着喻文州的肩问“好弟弟,你想要什么婚礼?是中式的西式的?你想要抢亲环节吗?”

王杰希注意到了最为关键的不对,问“叶修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我没和他说。”

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和对方一起来,王杰希是为表弟担心,方士谦同时也嗅到了商机,不知道喻文州这次是需要他们的恋爱咨询业务还是分手业务呢?

喻文州却只是咨询了一下他们的婚礼服务是怎么个流程,问完就走了,王杰希看着他的背影,总还是放心不下。

作为他们爱情的见证人,也是喻文州的哥夫,方士谦自觉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生活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等喻文州一走他就打了个电话给叶修,约对方出来见面,对情况一无所知的叶修欣然答应下来,并问方士谦说你是不是又和大眼闹分手了?

方士谦说不是我和王杰希好着呢,倒是你都快分手了自己还不知道。

叶修也是心大,这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让方士谦快去,今天喻文州和同学有约,他正愁找不到人吃饭呢。

方士谦挂断电话,和王杰希对视一眼,都觉得事情不是很简单。

他是一个人去找的叶修,回来后,方士谦就感叹上了,说感情这事真不好说,叶修和喻文州过去多如胶似漆的一对,交往三四年别说分手了吵架都少,现在哎呀…

说完了人家,方士谦还要说回自己说“不过我们和他们就不一样,他们是yp产生的感情,我们可是好……”

趁着方士谦还没说出那个让他心有余悸的好朋友,王杰希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

“那叶修是怎么回事?他不想和文州结婚?”

被王杰希这一打岔,方士谦也忘了自己刚才想说的话,说“是阿,他说他们现在这样就挺好的,结婚太麻烦了也就是走个形式,没必要。”

“他也和文州这么说了吧?”

“嗯,说了,叶修这不就是不想负责吗?我这几天得好好说说他,一定得让他们把婚结了。”

方士谦现在说的好听,还谴责人家叶修,但他自己忘了他也曾经说过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话。

在他们刚复合时,方士谦还说要找机会去结个婚,但后来他就全忘了,而在王杰希催问他要不要去国外领个证时,方士谦还拒绝了,说觉得结婚太麻烦,还要摆桌设宴的,结果得到的就是那张并没什么约束力的一张纸,太不值了,还不如他们现在这样好。

听过他的想法后,王杰希也就再没提过想去结婚的事,反倒是方士谦自己,开始扩展了结婚业务。

王杰希完全可以理解他表弟喻文州的想法。

虽然他们的家人都算开放,没对他们有什么阻拦,可整个社会大环境里同性恋终究还是不会被大多数认可,还是少数人,还是要活在密不透光的地下里,在公共场合里不能牵手,在外面见到过去的同学朋友都要介绍对方是同居室友,甚至恋人猝死之后,都不能以婚配伴侣的身份继承对方的遗产。

即使是男同性恋,其实也只是恰巧两个人都是男生而已,他们也没有坚强到不需要合法身份,不需要对方负责,一辈子在大众面前当同居室友,或者因为没有法律关系,一句分手就能将两人彻底分开。

但方士谦和叶修却都不这么觉得,或者说他们俩只是嫌麻烦想不到这些。

王杰希确实是希望可以结婚领个证,但他对和方士谦结婚也没有什么大的执念,他们的感情基础实在太好了,认识了二十多年,父母也都同意了,天天23个小时以上都在一起,他们俩的社交圈子也基本重合,圈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只要不是方士谦自己作妖要当好朋友,那么除非是天崩地陷海枯石烂,否则他们俩是拆不开了。

可喻文州和叶修的情况确实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由性生爱,是从床上开始的感情,今天叶修能因为和喻文州在床上大和谐而和他交往,过几天没准就会发现世界上不止只有喻文州和他契合,然后就喜欢上了别的床上技术过关,长相过关,人善事少,温柔体贴的优质pao友。

喻文州会希望可以结婚也是难免的,就算是自欺欺人,他也想他们至少能有法律这一层保障。

这是他们自家的事,王杰希想帮帮喻文州,他下旨命方士谦在一周之内说服叶修跟喻文州出国结婚。

方士谦却并没痛快的领旨就走,说王杰希别人让我帮忙还给我钱呢,以咱们的关系钱我就不要了,其他福利给一点呗?

王杰希说,国庆节要到了,我送你张购物卡吧,算员工福利。

方士谦说,购物卡不要,送我张酒店房卡可以,是那种一进去你就脱光了等着的。

王杰希说,铺张浪费。

方士谦说,那算了,就在这儿干吧。

王杰希提供给了他点福利,补充了下方士谦的干劲,临睡前方士谦就信誓旦旦地说保证在一个星期内,他一定把叶修和喻文州一起打包送出国结婚。

“我们也得一起去吧?”刚运动完的王杰希脑子一热,拐着弯想试探方士谦愿不愿意和他结婚。

“肯定去阿,正好,他们结婚,咱们还能玩一趟,你说让他们去哪儿结婚好?”方士谦说,接着就开始策划具体要去哪儿玩,玩什么,方士谦说他想浮潜,也想试试跳伞,又说到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去热带雨林冒险…

就是不提结婚的事。

就这样,王杰希做了那个开头的那个噩梦。



TBC

评论(7)
热度(45)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