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25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可惜拉不拉郎的,方士谦说了不算,王杰希说了才算。

王杰希对喻文州的感情到底是单纯的友情还是若隐若现不便明说的爱情,方士谦不知道,也只有王杰希才知道。

可问题就是,这些王杰希说了算王杰希才知道的事却都不告诉他,就算他直接问,王杰希只会语气不耐烦一脸厌倦的给出我只喜欢你的答案,让他明明想要反驳什么,也不好意思再开口了,他总不能真像那些伦理剧里人老珠黄已失姿色的原配一样,质问和年轻貌美的小姐姐出轨的丈夫,你就是不爱我了!你说过爱我一辈子,现在还是更喜欢年轻的容颜!

光是想想方士谦都觉得,有点雷。

可也不是不无可能,就算是王杰希这个看上去不在乎外表不在乎年龄不在乎身家资产的似乎超然于世的人,在十四岁这么个年纪,如果遇上和他同年龄三观合又聊得来的优质男性,难免会转移目标,这很正常,方士谦还记得他上初中的时候,星期一说喜欢上了他们班的女神,星期三就去管高中部的学姐要了手机号。

这就是男人…也是很善变的。

想到这里,方士谦不免有些怀疑,没准王杰希早移情别恋了,而且还拿喜欢他当挡箭牌呢,毕竟再怎么说他现在也是王杰希的监护人,如果王杰希真喜欢上了谁,不管是男是女,他都肯定要担负起责任,在王杰希耳边唠叨几天,让王杰希现在好好学习,别想那些儿女情长,同性恋就更别想了。

当然,除非王杰希喜欢的人就是他,那他对王杰希就没办法了,说不得骂不得,提起来他就尴尬,只能寄希望于让事情渐渐淡化。

总之为了避免他永无止境的唠叨和教育,王杰希很有可能用喜欢他来混淆视听堵住他的嘴,掩蔽他真正喜欢的要保护的人,喻文州。

方士谦站在墙角抠墙玩,想到他被当做一个挡箭牌再又想到王杰希喜欢喻文州,不知不觉手上加了点力道,剥下了块墙皮,也正在这时,共喝一瓶水的两个穷苦孩子走了过来,方士谦立刻收起自己苦大仇深的表情,装作吃饱了没事干在学校遛弯,还抬起手和王杰希打招呼。

“你们俩下楼买水阿?”

王杰希皱眉看他,一脸你又明知故问的表情,明显不想回答。

倒是喻文州,乖巧地和他打招呼“老师好。”

“你们好你们好。”方士谦回应着喻文州的问好,却根本不看他,眼睛只盯着王杰希手上的那瓶可乐。

“你没事了吧?没事我们回去上课了。”王杰希说着,就拉了下喻文州的校服袖子,示意让喻文州快走,喻文州也听话,又冲方士谦笑了下就跟着王杰希往前走。

看他们俩那有点害羞有点胆怯的样子,怎么都像是那种躲着老师偷偷早恋的小情侣。

还真挺般配…方士谦看着他们背影想,俩人身高差不多,都穿着白校服,露出点白白净净的脖颈,看上去干净又美好…

“诶,你们等一下,”方士谦叫住了他们,王杰希先回的头,但方士谦这次却看向了喻文州“喻文州,你跟王杰希关系挺好的吧?”

“阿…嗯,杰希挺好的。”

喻文州刚一开始有点茫然,但很快联想到方士谦和王杰希的叔侄关系,就明白了,以为这是王杰希同学的家长对王杰希同学在校期间朋友关系的考察,装的和王杰希哥俩好,还把手搭在了王杰希肩上。

都叫上杰希了…方士谦注意到这一幕,喉结滚动了一下说“嗯,杰希是挺好的,你们好好相处…”

不明真相的喻文州同学,点点头“好,老师你放心吧。”

王杰希一听方士谦这话早明白了,方士谦这又是要给他和喻文州拉郎配,趁着方士谦还没说出更惊世骇俗让喻文州还纯洁的心灵染上污点的话,王杰希推了推喻文州。

“别理他,我们走。”

王杰希能不理他啰嗦还喜欢打听他人际关系的叔叔,喻文州却不能不理他的物理老师,还乖乖站在那儿等方士谦继续说话,然而方士谦却只拍了拍他的背,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后来喻文州毕业后回忆起来,才发觉就是从这一刻起,他成了初中物理老师主要针对对象,而他的物理成绩也随之直线上升。

物理课是下午的第二节课,第一节课还没下课方士谦就已经站在了王杰希他们班门口,从门上的玻璃往里面看。

王杰希像是困了,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握着笔,偶尔在笔记本上写两下,眼睛向下垂着,看不清表情,这时讲台上的老师也看出王杰希在走神,叫他起来回答问题,看起来王杰希连题目都没听,起立后懵懵的,好在喻文州碰了碰王杰希的手背,仰起头小声告诉了王杰希答案,王杰希才回答正确,化险为夷。

下课后方士谦也不着急进去,站在门口,和王杰希对上视线后,就冲王杰希招招手,他的这个举动不太常见,王杰希眼睛睁大了一瞬才朝他走过去。

“又有什么事?”王杰希问,态度不冷不热的。

方士谦心说真是一年河东一年河西,早恋的侄子如同泼出去的水,大了就忘了叔叔,上个学期王杰希还一下课就跑办公室呢,现在他主动过来想聊会天,王杰希却懒得理他,嘴上问着他,视线却总往教室里飘。

看着王杰希心不在焉的样子,方士谦也没了和他聊的兴致,递给王杰希一听可乐,可乐是方士谦上节课时刚买的,现在还挺凉,夏天送冰可乐堪比雪中送炭,王杰希没犹豫就接了过来。

但过去在学校总尽量避免对他特殊照顾,和他保持距离的方士谦突然给他送饮料也实属罕见,王杰希拿着可乐有些不解,方士谦及时补充道“下次想喝饮料就和叔叔说,两个男生喝一瓶水让别人看见了不好。”

王杰希开可乐的动作停住了,看了他一眼说“谁会觉得不好?”

我阿…这两个字方士谦几乎脱口而出,好在旁边有个学生和他问好才止住没说,对初中学生来说显然异性恋才是主流,正常两个男生喝一瓶水确实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还会感慨一下这种不分你我的兄弟情谊。

如果事情不牵扯到王杰希,喻文州就算和黄少天共穿一条裤子,喝一盒牛奶,他也都会觉得真是了不起的兄弟情,但当有了性取向不甚明朗的王杰希,方士谦也不得不多想一点,好比说今天一起喝了水,达成了间接接吻,明天会不会就实打实的亲上呢?后天会不会就开始狂甩舌头呢?作为监护人他不得不担心。

在王杰希疑惑的目光中,方士谦解释说“你们都是男孩儿,老在一起不太好,还是保持距离吧。”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就像在看一个从解放前穿越而来的思想尚未开化不懂德先生和赛先生的老古董,王杰希问“所以我和女生在一起比较好?”

方士谦摇摇头“你现在就和物理最好。”

对于如此腐朽不堪的家长,王杰希还想说什么,但这时打了上课铃,他也不得不回到座位坐好,再和方士谦对视时,方士谦勾了下嘴角冲他眨了下右眼,王杰希脸有点红,低下了头。

那是喻文州上的最艰难的一节课,往常方士谦的课都比较放松,寓教于乐,往往总会找好多例子边和他们讨论边讲公式定理,因此上课时大家小声讲几句话方士谦也不太会管。

但今天不同,喻文州只要眼睛往他同桌王杰希的方向看一眼,他就立刻会被方士谦叫起来。

“喻文州,这道题你回答一下。”

“喻文州,你给大家念下题目。”

“喻文州,这道题的思路你讲一下。”

那天的那节课,喻文州感觉比他一个学期被点名的次数都多。

 

放学时,方士谦没再和办公室的其他老师闲扯,一打下课铃就背上包跑去了王杰希他们班,身后还有老师调侃他说方老师这么急约会去阿?方士谦头也没回地答道,不约会,接我侄子放学。

而他侄子却不等他,方士谦去的不晚,他们最后一节课也才刚下,班上大部分人都还在收拾书包,唯独王杰希和喻文州不见了,连书包都不在。

班上学生看见他来吓了一跳,生怕物理老师突然出现再给他们留点作业,好几个平时和方士谦关系不错的学生嬉皮笑脸地和他瞎扯着,希望他赶紧回家,方士谦今天没心情和他们开玩笑,径直走到黄少天面前问

“你好朋友们呢?”

黄少天大概因为又在语文课说话聊天,被老师罚抄课文,回不了家让此刻有点不满道“喻文州要去买鞋,王杰希陪他去了,他们俩还说要路上要买冰淇淋要喝奶茶吃好吃的,真是太过分了,明明我们三个都说话了,为什么只罚我一个人?老师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肯定是你说的最多呗,以黄少天一贯的表现,方士谦知道黄少天被罚抄课文一点都不冤枉也不可怜,反而是他挺可怜的,孤家寡人的得一个人回家了,而他等的人还和别人在外面好吃好喝的,玩的乐不思蜀。

满心怨念的方士谦还没出学校,就碰上了好几拨结伴回家的学生,那些学生都挺热情地和方士谦打招呼,光说老师再见也就算了,他们还总多此一举地提醒方士谦一句,老师,今天怎么没和王杰希一起走阿?

方士谦僵硬着和那些孩子挥手说,王杰希抛弃我了。

学生们以为他在开玩笑,哈哈笑了两下,就三三两两的都走了,校门口就留下一个形单影只的方士谦。

没了王杰希的陪伴,回家的路显得格外漫长,方士谦溜达了两步不想走了,在路边刷了个小黄车骑了上去,微风拂过,方士谦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十七八的年纪,还能在自行车后座载个姑娘,能在下坡时不扶把张开手臂,能在隧道里和跑车飙车骑出极限速度,宛若风之子。

他当时的自行车后座也带过王杰希,王杰希从没被人带过,坐在单车后面摇摇晃晃地,看着很危险的样子,方士谦上去后,抓着王杰希的手腕放在自己的腰侧说,

“你抓紧我,别松手。”

王杰希有点紧张,脸颊贴着方士谦的后背,大夏天的方士谦背后很热,但后面小孩子脸上柔软的触感也让他的心跟着柔软了起来,他又把王杰希的手在自己身上摁了摁,才骑上了车。

方士谦觉得自己速度并不快,还不到他平时风驰电掣的一半,但王杰希却还是很害怕,紧紧搂着他的腰,在后面喊着士谦叔叔骑慢点。

最后方士谦没办法,停了车下去和王杰希一起推着车走,王杰希走着走着又累了,步伐越来越慢之后又拉方士谦裤子,在方士谦转头看他时,王杰希就张开手要叔叔抱,方士谦一边抱怨着小孩真麻烦,边认命地一只手把王杰希抱了起来。

王杰希还算懂事,被他抱起来就老老实实地趴在他肩上,还知道在他耳边问“你累不累?”

方士谦本能地逞强说“不累。”

话是这么说,可一手抱四岁的孩子一手推自行车对高中生来说还是勉强了点,那天的结局是方士谦手臂又酸痛了好几天,且隐隐看出了点肌肉的轮廓。

感叹了一番小时候王杰希的可爱,方士谦突然不想回家了,骑着车在附近闲逛,也是巧,没骑多久他就看见了抛弃他的王杰希,这次方士谦没叫他们,把车放在路边,不远不近地跟踪王杰希。

不对,方士谦在心里纠正自己,怎么能叫跟踪呢,明明是叫关心侄子的人际交往。

好在他侄子还算让他放心,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人并排走着,中间保持着一拳距离,没牵手也没勾肩搭背,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干出那些超出初中男生友谊的事。

方士谦知道自己不能高兴的太早,这很符合王杰希的一贯作风,王杰希就是这样,告白的时候简单粗暴,直球一个接一个,但归根结底也还就是个羞涩的小男孩,就算真喜欢谁,大概也连手都不敢牵,更别提做其他亲密的事。

方士谦突然想起那次他和王杰希去坐摩天轮,王杰希还暗示要和他在摩天轮顶端接吻,王杰希说的大胆,可当时他要真同意了,恐怕王杰希也会退缩,害羞着脸红说叔叔不可以。

好吧,应该还挺可爱的,没看到有点可惜。

到了车站,喻文州坐车回家,王杰希没像校园剧里演的那样,陪喻文州等车,再目送他离开,喻文州也没一脸恋恋不舍地趴在车窗上和王杰希挥手在车窗上呵出他美丽的名字,两个人走到车站就分开了,回去的路上,王杰希的步伐加快了许多,方士谦这时也不着急了,在外面买了吃的才慢悠悠回家。

他到家时王杰希已经端坐在沙发了,抱着手,眯着眼看着方士谦。

“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王杰希问,又是那种他才是家长才是长辈的做派。

我才该问你呢…方士谦边把外面买的快餐放在桌子上,边问道“我今天一放学就去找你了,你又去哪儿了?”

王杰希拆着外卖,还是一贯的坦诚,说“我陪喻文州出去买鞋了。”

方士谦还等着下文,王杰希却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解释,方士谦很多问题想问,但那些诸如你承认你喜欢上喻文州了吧,你们俩进展到哪一步之类的,这些他估计他就算问了王杰希也不回答,最后他忍住了那句“我和喻文州一起掉水里你救谁”的问题,换了个稍微委婉点的。

“叔叔问你,我和喻文州你更喜欢和谁一起回家?”

“你别这么幼稚。”王杰希专心吃着饭头都不抬,语气倒是很嫌弃。

被一个14岁的孩子说幼稚,方士谦刷碗的时候也觉得自己该好好反省一下了。

方士谦的反省就是沉住气继续暗中观察,之后的一周他放弃了与女神约会见面,专心致志抓侄子的教育,据他的统计,王杰希每天放学后都和喻文州一起走,其中有几天黄少天也在,三个人有时候去附近体育场打球,有时候去吃甜点,有时候也就同行到路口,然后各自回家。

可即使这样,方士谦也觉得不太行,这都是校园早恋的征兆,虽然宁拆十座庙不坏一桩亲,可作为王杰希曾经喜欢的信赖的叔叔,方士谦还是决定把王杰希和他的同性暧昧对象拆散。

真拆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简单的方式当然是换座位,但换座位不归他管,他要去找王杰希班主任说也不是不行,就是解释起来比较麻烦,怎么说?我觉得我侄子喜欢上他同桌男生了?想想就不靠谱。

思来想去,方士谦决定要动用一下他身为物理老师的权利。

开学几个星期了,月考也该来了,各科老师都在说课后补课的问题,方士谦也在他的物理课上说要让班上部分同学进行午后和放学后的物理补习,为了不太明显,方士谦点了小半个班的名字,其中就包括王杰希的两个好朋友,喻文州和黄少天同学,学生们叫苦连天,方士谦也装出无奈的样子,说别叫唤,我都是为了给你们提高成绩。

方士谦的本意是要拆散喻文州和王杰希,上课时暂时是分不开,那现在喻文州要补课放学后总能分开了吧?

但当方士谦推开王杰希他们班教室的门时,他知道他计划落空。

“你怎么在这儿?”方士谦看见端端正正坐在座位上不回家的王杰希时愣了一下。

王杰希回答的有理有据“我也要一起补课。”

方士谦有点郁闷,还真拆不开了。


tbc

评论(20)
热度(128)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