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26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课已经开始上了,方士谦不方便再和王杰希聊些私人问题,他拦不住突然热爱学习硬要来补课的王杰希,他只能尽量王杰希和喻文州的交流。

方士谦首先做的就是打乱座位顺序,把王杰希安排在讲台前面离他最近的位置,把喻文州安排在教室后门,然后给每人发了张卷子并说了句安静做题四十分钟后交卷子,接着他开始在讲台上来回踱步,并隔几秒就看一眼王杰希。

经过方士谦的观察,嘴上说着我物理也很差我也要补习的王杰希,此刻并没在专心做卷子,他单手托腮,转一会笔,看一眼卷子,就抬起头朝他看过来。

因此在方士谦看王杰希那一眼时,总也能对上王杰希的视线。

两人四目相对的次数多了,方士谦有点不自在,从讲台走下来,用指节在王杰希课桌上敲了两下,示意让他认真做题,王杰希抬眼看看他,没什么表情,但在方士谦转了一圈又转回来时,他发现王杰希原本空白的草稿纸上多了他的名字,最后还加了个爱心。

方士谦把手放王杰希头上揉了一把,也许是错觉,他总觉得王杰希有意在他手心上蹭了蹭,像是猫一样。

小小年纪还学会脚踩两条船了,看到王杰希的告白草稿纸,方士谦与其说是尴尬为难不如说是怨念,总说喜欢我,现在还不是来陪喻文州补课,喜欢也太廉价了,哼。

王杰希的这种套路方士谦挺熟悉的,类似的事他上学时也没少干,当年他为了追喜欢的女神,别说一起回家一起上学校的补课了,连校外的补习班他都缠着他妈给他交钱和女神一起上,不过王杰希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王杰希能陪一个上课,再在草稿纸上写另一个人的名字,方士谦也是自愧不如。

作为长辈,王杰希是不是有好多最喜欢的人,是不是一片真心只爱他,他都不太care,他只希望王杰希能健康成长,天天向上,最好远离这些红尘俗事。

四十分钟到收了卷子补课就也结束了,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收拾书包,再又眼睁睁地看着王杰希背上书包向教室后面走过去,站喻文州桌子旁边,等对方收拾东西,喻文州或许不想让王杰希等他,又或许他们着急要去做什么,动作也很快,再加上早背好书包的黄少天,三个人就说说笑笑一起往外走。

好在方士谦眼疾手也快,及时拦住了他们。

“王杰希你等等,你们去哪儿?”

王杰希和每个被长辈问去向的逆反少年一样,瞥了他一眼,说的轻描淡写“我们去买点东西。”

“天都黑了,你们几个不安全,我跟你们一起去。”

“啊这个…”

喻文州欲言又止,明显是不希望放学后还和老师同行,他看向王杰希,希望王杰希能拒绝他监护人兼老师的贴身看护。

王杰希却让他失望了“好吧。”

一听王杰希同意了,方士谦收拾东西的动作比他们谁都快,几秒钟的功夫就搂着王杰希的肩说“我们走吧。”

王杰希侧头看看他的手,没有挣开。

初二的男生们都不喜欢和老师相处,就算是自认为在学生中很受欢迎的方士谦也一样,在学校时还可以和他聊几句,但在小团体课后单独聚会时,有个老师在着实让人讨厌,再加上方士谦刚刚给他们补完课,现在连班上的小话痨黄少天都不愿意和他多讲话。

方士谦也习惯了这种待遇,很会自娱自乐,他也不强行插入男孩们的话题,走在最后,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手上和女神聊着天,三个男孩子的对话无非就是游戏体育和动漫,也许是顾忌他也在场,方士谦没听到对老师的吐槽,以及关于女生的讨论。

王杰希在前面聊着天,不时也回下头,看看他在做什么,这时方士谦就抬头冲他笑一下,眨眨眼睛。

有老师的陪同,三个学生规规矩矩的就去了文具店,买了些笔和本,再一起走到车站,互相告别。

表面上一切正常,没什么值得方士谦操心的,但王杰希走到车站已经算是绕路,而且王杰希的文具都是他在买,他太清楚了,王杰希根本不缺笔和本。

送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王杰希就跟着方士谦一起往家里走,只有叔侄俩相处的时候,方士谦和王杰希并肩而行,话也多了起来。

“你累不累?我帮你背会书包吧?”

“不用。”

方士谦又问“你饿不饿,想吃什么?”

王杰希摇摇头“不饿,回家吃吧。”

路灯下两人的影子一胖一瘦,原因是方士谦穿着大衣,王杰希只穿着校服,还一高一矮,能看出将近十厘米的身高差。

王杰希指着地上的影子,说“等我初中毕业,我就比你高了。”

说孩子三岁看老没错,王杰希四岁的时候就热爱和他比身高,但四岁的王杰希只到他的大腿,肉眼可见的难以超越的身高差,方士谦也乐意在小朋友面前展现男子力,和王杰希一起在墙上画线比身高,王杰希对墙上两道线的距离视而不见,天天两盒牛奶,励志一个暑假超过方士谦。

而方士谦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都只觉得好笑“还比我高?你知道我多高么?”

“我知道,你的事我都知道。”

初春的夜晚有点凉,王杰希手和下巴都缩在校服里,声音含糊不清。

可方士谦还是听见了,他叹口气,感叹王杰希的直球还是这么熟练,但却骗不了更加经验丰富的他,王杰希陪喻文州补习陪喻文州回家,却还和他说喜欢他,谁信呐。

感叹归感叹,方士谦还是拿走了王杰希的书包,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王杰希身上,王杰希一开始推脱不要,后来屈服于天气,乖乖穿上了方士谦对他来说略大的外衣,跟在故作潇洒不畏寒冷的方士谦后面。

明明自己才冷的方士谦突然有点心疼王杰希,要是王杰希不陪着喻文州补课一放学就回家也不至于现在这么冷。

方士谦停下脚步,看着王杰希说“你和我说实话吧,你参加物理补课干嘛?”

王杰希还嘴硬“我说了,我想补课,你不是让我只喜欢学习吗?”

“别骗我了,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王杰希低着头说“嗯,只在于你。”

 

TBC

评论(18)
热度(95)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