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只吃香蕉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32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我当然喜欢你。”方士谦承认。

王杰希表情淡定,却也难掩他喜悦心情“我知道你会喜欢上我的。”

看着王杰希得意的小表情,方士谦其实挺不忍心补充上下一句话的,可他一心软脑中就又开始浮现王杰希在学校被排挤被指指点点渐渐沉默绝望的画面,他狠了狠心还是说“我是你叔叔嘛。”

王杰希愣住了,摇了摇头“我不信。”

“你有什么可不信的,我是不是你叔叔你不确定就问你爸去。”

“我知道你是我叔叔,但上午你是特意去找我的吧?后来我掉水里你也很紧张…”

“当然了,你可是我唯一的侄子。”方士谦把最后侄子两个字说的清晰准确,他在提醒王杰希,更是在提醒着他自己,王杰希是他有血缘关系的侄子,他只能以王杰希叔叔的这个身份去保护王杰希,爱王杰希,他们之间不存在其他关系,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而辩方选手王杰希像是没听到,继续陈述“而且在车上我睡着后,你让我靠你身上,让黄少天他们小点声说话,而且你还用手机偷拍我…”

还学会装睡了…方士谦暗骂自己大意了,没想到王杰希还能装睡。

在回程的车上,他和王杰希坐在一排,一开始王杰希还和他一人一边耳机得听着歌,后来王杰希没一会就靠着车窗睡着了,车开得有点颠簸,王杰希的头就小幅度地撞了下玻璃,方士谦心想着反正车上学生们都聊天的聊天睡觉的睡觉没人注意他们,他轻轻把王杰希头拨过来,让王杰希靠着他睡,为了王杰希睡得安稳,像王杰希说的,他让隔着过道的黄少天他们安静点,而且直到最后到达目的地他都没换姿势,以至于下车时腰酸背痛。

要早知道王杰希是装睡的,他也不至于受这么大罪。

至于偷拍…方士谦想,他不是变态,他就只是想要留个纪念…谁想到王杰希会把这种事作为他喜欢他的有力证据。

方士谦听王杰希说完后,若无其事地笑道“就这样阿?”

“嗯。”王杰希点头,看着方士谦有些期待。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眼中的小火苗,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个灭火器,他说“我是你叔叔,我对你好是应该的,你别想太多了。”

小火苗被一下扑灭了,王杰希态度恢复冷漠说“那你以后别对我好了,我该误会的。”

王杰希从小就是这样,他只要对王杰希好一点王杰希就觉得他特别喜欢他,就像是小时候方士谦只是屈服于他妈的势力答应和王杰希结婚,王杰希就认为他们能一直在一起,而现在即使被方士谦直接的委婉的反复拒绝过好几次,王杰希也仅仅会因为他靠着他睡觉就确信方士谦喜欢他。

方士谦都不知道该说王杰希是自作多情,还是王杰希真的太希望他能喜欢他了,之前方士谦觉得总黏着他的王杰希有点可怜,但当他真如王杰希所愿喜欢上王杰希后,他倒宁愿都只是王杰希的自作多情了,而他对王杰希也真就是单纯的叔侄情谊。

 

春游掉河里这种事不是很常见,可偏偏就被王杰希赶上了,虽然早就换掉了湿衣服也擦干了头发,但刚一说完话,方士谦就把王杰希赶进了浴室,让王杰希好好洗个热水澡,去去寒气。

等王杰希洗完澡后,方士谦又给他倒了杯热水,晚饭也吃的是热乎乎的粥,王杰希嘴上说着“你别给我做饭,我不吃”却也一口气喝了两碗。

然而就算这样,在第二天方士谦去叫他起床的时候,他还是发现王杰希身上不对劲的泛红发烫,情绪也比以往起床气的时候更低迷消沉,方士谦手刚碰到王杰希的额头就皱了眉,王杰希发烧了。

找出体温计试了试体温,还是38°多的高烧,这情况谁都别去学校了,方士谦往学校打了个电话给他们请假,王杰希的班主任问候了一下让王杰希好好休息,方士谦打听了下才知道同期掉水里的三个人就王杰希发烧了,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活蹦乱跳的,听说王杰希病了还想来看望一下王杰希。

方士谦哪能真让他们,尤其让和王杰希共喝过一瓶可乐还一起回家的人来看王杰希,敷衍了一下他们,他就回到王杰希的房间,坐在王杰希床边问他难不难受,要不要喝水。

“你别管我。”王杰希说,抬起没什么力气的手拨开方士谦又抚上他的额头的手掌。

王杰希说的简单,方士谦想,要是他真能控制住自己不管王杰希不对王杰希好把王杰希退回去就好了,可他控制不住,他看到王杰希难受他都会跟着难受起来。

方士谦身体强壮,感冒都少有更别说发烧了,他对照顾病人没经验,只会像所有直男朋友一样,给王杰希喝热水,给他盖被子,但看着王杰希身上越来越烫,方士谦坐不住了,看王杰希乖乖在床上躺着,就出去给王杰希买药。

方士谦给王杰希吃了药后,王杰希很快就睡着了,等他再醒时,他的烧才终于是退了,屋子里弥漫着很香的味道,方士谦看他醒了就给他端来一碗汤,他说这是大补的心灵鸡汤,王杰希你快尝尝。

他说着是让王杰希尝,实际上是用勺子一口一口喂到王杰希嘴里的,王杰希靠在床头,方士谦把勺子伸过来他就张一下嘴,等一碗都喝完后,王杰希说,

“方士谦,我想喝可乐。”

方士谦拒绝“你今天就老实喝汤吧,想要什么明天再说。”

“那想要你。”王杰希说。

“没有。”

“算了,误会就误会吧,你还是对我好吧。”王杰希小声说,方士谦没太听清,他正在低头给王杰希掖着被子,头也往王杰希的方向凑了凑。

就在这时,方士谦突然觉得自己的右脸被什么柔软温热又湿润的东西碰了一下,他头脑空白了一瞬,然后才意识到他是被王杰希偷吻了。

方士谦的反应不像是被王杰希偷亲了,倒像是被王杰希打了一巴掌,他条件反射地捂住右脸,却无法阻止脸上以王杰希吻到的位置为起点向外扩散蔓延的热度,明明只是个又轻又快几乎不像是吻的一个吻,却比他若干年前就没了的初吻还让他脸红心跳。

可惜王杰希没有看到,亲完这一下后,趁着方士谦愣神的瞬间,王杰希就飞快地躺了回去,把被子拉到了下巴,紧紧闭上眼睛,装作已经睡熟的样子。

王杰希睡觉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柔和起来,比平时平易近人得多,但方士谦还是看到了王杰希嘴角微微上翘的弧度,有点刚刚恶作剧成功的狡黠,又有点刚吃过了糖一般的甜,让方士谦想说他两句都开不了口。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快要忍耐不住的笑容,很无奈“你这…”

真是太犯规了。

 

TBC

谦谦“别这样!我该犯错误了!”

杰希“我巴不得你犯错误。”

评论(15)
热度(91)

© 水果只吃香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