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42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王杰希皱皱眉,只邀请方士谦加入他们队伍,除他们之外,队伍里还有叶修、黄少天和喻文州。

另外几个人看到方士谦也加了进来都有点惊讶,但谁也没说什么,叶修还对他的到来表示了欢迎,并稍显浮夸的夸了夸王杰希说,方老师你侄子真厉害,我们每次都靠杰希大大带我们飞呢。

方士谦在心里冷哼,想着等一会进了游戏他一定要先给叶修开一枪。

几局下来,方士谦都战绩不错,挺得意,问“我玩的怎么样?”

“没叶老师玩得好。”王杰希说,声音里没什么感情,只是单纯评价,而方士谦的表情却像是他深思熟虑后向王杰希告白可王杰希连好人卡都没给他发就直接拒绝他一样,失魂落魄的,王杰希看他状态不佳,把他踢出了队伍,让他赶紧去睡觉。

方士谦没办法在游戏里贴身盯着王杰希和叶修的互动,心下不甘,干脆没收了王杰希的手机说“已经11点了,你也别玩手机了,早点睡吧。”

王杰希一开始不让他没收手机,方士谦和他争不过,只好出卖自己“你别玩手机了,我陪你睡觉吧。”

方士谦本以为这是王杰希求之不得的,然而王杰希却不为所动,只顾着要手机,仿佛根本不稀罕方士谦自以为舍生取义的牺牲。

这时那边叶修也看时间晚了,让他班上的学生都去睡觉,王杰希这才听话的退出了游戏。

面对王杰希和自己对着干却听叶修的话和叶修更亲的状况,方士谦说不上自己的是什么滋味,这感觉他以前没体验过,真体验到时,他只想说以前他刚察觉自己喜欢上王杰希却同时决定要一直拒绝下去时很难受,但现在他比那时还难受好几倍。

方士谦曾经觉得他这根本不是吃醋,他只是因为担心王杰希喜欢上错的人,受到伤害才不愿意王杰希天天和喻文州回家,天天去办公室就找叶修,可现在他自问,如果每天和王杰希一起回家一起玩的是个和王杰希同龄的女孩子,他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

答案是会,他只要想到就还会胸闷气短,想对王杰希使用紧迫防守,让他别出去随随便便就喜欢上别人。

方士谦回到自己房间,很郁闷,他和王杰希也就约过一次会一起出去旅行过一次,连交往都没开始,更别说什么七年之痒,王杰希怎么就已经对他失去兴趣不喜欢他了呢?

冷静告诉方士谦就这样顺其自然最好,这就是他最希望的结果,可情感上方士谦却已经在脑内构思挽回王杰希的planABC了。

方士谦想了想,对王杰希来说,叶修和他最大的不同就是叶修会投其所好,比起总老生常谈着学习的他,当然还是能教作文也能一起玩游戏的叶修更有吸引力。

知己知彼,方士谦也打算效仿一下,叶修不是和王杰希玩游戏吗?那他就去找王杰希打球好了。

刚来学校时,王杰希每天都去打球,方士谦一般都只在场外看着和王杰希的爱慕者们站在一起顺便听点小女生的心事,后来王杰希中午都和他在一起,他们通常会找个没人的角落,一起聊聊天,在看看天,方士谦回想了一下,真希望时间能倒流回那天。

可当方士谦周一的午休时真到了球场,他又傻了,叶修已经早他一步上了场,和王杰希一队,两个人配合默契,进球之后还击了下掌。

晚上到了家,吃饭时方士谦随口问“你中午和叶修打球了?”

“嗯。”王杰希没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显然是看见了在场边的他。

方士谦说,语气中不由带了点抱怨“我本来今天还想和你打一次呢。”

王杰希却像没听出来,说“以后再说吧。”

方士谦有点着急“干嘛以后再说阿?明天吧就。”

王杰希不同意“我明天和叶老师约好了。”

又是叶老师…方士谦气愤不已,叶修已经成了第一顺位,他都得往后排。

晚上方士谦回想了下过去王杰希说喜欢他的几个原因,无非就是游戏玩得好,篮球是全小区最高水平,然而这两点叶修现在都比他强,那他还剩什么呢,也就是目前还年轻还魅力非凡的脸了…

或许他该试试学猫叫了…谁让王杰希喜欢猫呢。

学猫叫最终还是没被纳入正式的计划表,王杰希现在不来找他了,方士谦只好在学校四处寻找王杰希,王杰希倒很好找,有叶修的地方就总有他,两个人和捆绑一样…

方士谦本来只觉得自己脑内捆绑的比喻有点虐,但看到叶修把手搭王杰希肩上,而王杰希还没露出一点不满时,他的危机感达到了峰顶,在他眼中,他种的小白菜已经被叶修连根拔走了,而且拔走后叶修还抖搂抖搂,让王杰希牌小白菜连点他家的土都不剩。

不知不觉大刀已经扛在了方士谦的肩上,他快步走过去,边随口问着叶老师吃了吗下节课是哪个班的边拉着王杰希的手腕把王杰希拉到他这边,这时正好英语老师叫王杰希过去,王杰希也挣脱了方士谦走了过去。

叶修很有眼力见,一眼看出了方士谦突然跑过来的原因所在,但他也执教好几年了,知道作为老师他要和女生保持距离,私下谈话要尽量避免,不能有肢体接触,可他实在无法理解他和一个男孩搭下肩能有什么问题,等王杰希走了后,他不禁问方士谦“你这是侄子又不是侄女,还不让碰了?至于嘛?”

太至于了,方士谦想,我侄子可不是一般侄子,性别年龄在他那儿可不是问题。

方士谦勉强笑着道“我哥托付给我的,可宝贝了。”

叶修更不理解了“我能理解你们这些家长,但你这也太小心了吧,一男孩我能怎么着他?”

方士谦说“防患于未然嘛。”

叶修为自己辩解“放心,我是钢铁直,对十四五岁的男生可一点兴趣没有,你侄子在我这儿安全着呢。”

谁管你是不是直男,方士谦并没太在意叶修的话,是不是直男王杰希都有本事掰弯了你。

不过怎么说叶修都表态了,暂时不用理他,关键只在于王杰希的想法。

方士谦又一次在放学后没等到人,自己回家后,他边想他真可怜,边想能不能挽回王杰希另说,他得先修复下和王杰希的关系。

等王杰希回家后,方士谦问“你最近在学校怎么都不叫我了?”

“你不是不让我在学校和你说话吗?”王杰希问,面带疑惑,像是不明白方士谦干嘛总是出尔反尔。

方士谦说“比起总去麻烦叶老师,你还是来找我说话吧。”

“叶老师说的?”

“不是,是我自己觉得。”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叔…”

方士谦还没说完,王杰希就抬起只手打断他的话说“以我们的关系,还是在学校保持距离吧。”

“你先别这么说,那个…其实是因为…”

“嗯?”

“因为我喜欢你。”方士谦说,每个字都像是挤出来的,说得咬牙切齿。

王杰希听到这个答案,只像是听到自己数学卷子第一道题做对了一样淡定,方士谦却像得知自己答题卡都填串行一样不淡定,他刚还想再说点什么圆下场,就看见王杰希微微笑了,

“终于承认了,可真不容易。”



TBC




评论(24)
热度(98)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