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46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王杰希也注意到了他突然的心不在焉,拉了拉方士谦的衣服,问道,

“你怎么了?”

方士谦这时才收回目光,拍拍王杰希的手说“没事,我突然有点困了,回家吧。”

回家的路上他们没再牵手,王杰希一手搂着新的猫头鹰,一手总想抓着方士谦的什么地方,可方士谦却丝毫没注意到他,还心神不定的,时不时向身后看去。

到了家后,方士谦直接回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王杰希担心他是生病了,过去敲过几次门,问方士谦有没有事,方士谦挺想出去再抱抱王杰希的,但现在他还心有余悸。

乐观想的话,距离那么远,再加上王杰希还戴着个帽子,方士谦认为教导主任应该不会看出来他和王杰希在干什么,即使真看见了他也可以不承认,一口咬死王杰希眼睛进了沙子,他给他吹呢,而且他们本身就是亲戚,就算真是在亲吻,也可以解释成源于亲情,借口是挺俗的,可解释起来也是顺理成章,毕竟再俗套牵强的借口也要好过他们叔侄相恋,只要有理由就没人会相信他们真是在乱伦。

但这次意外事件的发生,也让方士谦忍不住继续想了下去,他们是都可以一辈子不结婚,但他们不可能一辈子都像现在一样住在一起,早晚他们的关系会被家人发现,那时候他们又要怎么办呢?

 

期末考试虽然已经结束,可初三的补课还少不了,周一还是照样要去学校,而刚到了学校,方士谦就意料之中的被年级主任叫了出去,等着他的年级主任没了以前的慈眉善目,表情很严肃。

“方老师,我听教导主任和说了,他说你和王杰希是…”年级主任欲言又止,连说出他们同性恋几个字都极不愿意。

方士谦直接把话点明了“我知道您要问什么,教导主任是误会了,那天天黑了,我在给王杰希系围巾,不像教导主任想的那样。”

年级主任还有点怀疑“真的吗?”

方士谦装作生气的样子“我也有过女朋友,我也要结婚生子的,而且我和王杰希是叔侄,怎么也不可能吧?您想太多了。”

和方士谦想的一样,真说到他们叔侄乱伦的事,谁都会含糊,不愿意相信,年级主任也不例外,

但事情接下来的发展还和很多狗血剧情如出一辙。

尽管方士谦已经解释过了,可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消息最初还只是说方士谦是同性恋,和他的学生兼侄子王杰希是一对,两个人正在同居交往中,那次在路上接吻被教导主任看见了,这是最普通也是最接近事实的版本。

可流言就像是病毒,不胫而走,愈演愈烈,传播性极强,短短一天之内,就已经几乎传播了全校,很快就越传越偏,有人说王杰希是被方士谦抓住把柄被迫和他在一起的,也有人说王杰希没有父母,需要钱才愿意卖身给方士谦,更有甚者有人说方士谦是LTP,王杰希也根本不是他侄子…

一时之间他们两个在学校都出了名,大部分初中直男都恐同,提到同性恋都还是觉得很恶心,更别说他们这还是叔侄乱伦,之后男生们都躲着方士谦走,也有家长打电话到学校投诉,要求给孩子转班换老师,连食堂负责打饭的阿姨都用鄙夷的眼光看方士谦,给他盛菜时都不情不愿,而方士谦中午吃饭时身边都像是筑起了屏障,除了叶修没其他老师和他坐在一起。

方士谦对现在的情况也算是早有准备,无非是流言,过几天就会被其他八卦代替过去,他担心的只是王杰希,王杰希从小都是被夸着长大的,连他之前拒绝王杰希的时候都没舍得说狠话,他不知道一直被这么宝贝的王杰希能不能受得了,受不了后又会不会和他分手…

王杰希在学校的日子当然也不太好过,过去不太来往基本没说过话的同学这时都对他的私生活产生极大的好奇,一下课就有人跑来问他男人间是怎么搞的,问他方士谦一个月给他多少钱,他每次物理考第一是不是都是因为他和方士谦的关系等等。

对这类无聊的问题王杰希也很淡定,也不解释,就当听不见,这时黄少天就成了他的代言人,拉着来问的人说来来来你生物学不好是不是,我给你从细胞分裂讲讲好不好阿?

叶修在课间进来时,也听见了这话,他用语文书用力敲了敲桌子。

“都初三了,不好好学习就知道传八卦,那个谁,刚才问王杰希的那个,给我背一遍出师表,背错一个字抄十遍。”

上课惩戒了传八卦的人,下课叶修也把王杰希叫走,让他远离这些。

而流言肆虐成这样,方士谦不敢再让王杰希帮他送作业了,帮他抱卷子的就变成了喻文州。

就仅仅是从班上走到办公室的这一路,流言都没消停,方士谦现在还是老师,学生们还是没敢到他面前说,都只是在背后以他们都能听到的声音窃窃私语,说方士谦可能玩腻了王杰希现在转而喜欢喻文州,也有人说喻文州没准也想当第一了,总之都是小孩子天然的恶意。

“没事的,过两天就好了,不要放在心上。”

方士谦想着自己的心事,突然听见喻文州和他说话,愣了一下才回过了神,问“你说什么?”

喻文州很平静,目视着前方说“你们别因为这些话就分手。”

方士谦有点惊讶,看喻文州的态度是支持他们的,可他也只能苦笑笑然后解释道“我们没在一起,我就是他叔叔。”

这时他们也已经走到物理实验室,最近大办公室方士谦待不下去了,他就只在实验室里办公,看这里没人,喻文州才又说道,

“你们要是不在一起的话,我那么多物理作业就都白写了。”喻文州说,说到最后也忍不住笑了。

“你什么意思?”方士谦愈发不明白。

“王杰希早就告诉我和少天他喜欢你了,之前他觉得你也喜欢他但是不承认,就让我们帮他,可为什么只有我要加作业…”

方士谦听着喻文州的抱怨,现在不仅对自己此前的举动有些愧疚,还有点想把喻文州这半学期的物理作业都全免了。

这时实验室的门突然开了,王杰希正站在门口。

“谢谢你。”王杰希对喻文州说。

“不用,朋友嘛。”

喻文州说完就特识相地走了,而王杰希关上了实验室的门,走到方士谦面前,轻轻抱住了他。

“我没事,你也别怕。”

方士谦也回抱着王杰希,突然觉得有点委屈“我不怕,我只是…”

怕你离开我。


TBC

评论(25)
热度(80)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