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47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这时实验室就像是个小小的庇护所,外面都是恶言恶语。

方士谦年纪大,出这种事,王杰希不懂事乱来,他还能不懂?责任肯定都在他,因此针对他的恶言也尤其的多。

如果说方士谦对流言没感觉那肯定是假的,他虽然没王杰希那么全能,可从小也是被夸着长大的,父母对他很好,他想追的女生都能追到,老师也格外偏爱他,同学们都爱和他玩…

他对那些说他变态恶心的话很在意,他也怕王杰希会在意,他担心他在王杰希心中的形象受影响,怕有一天王杰希突然醒悟,不愿意和他这种和侄子交往的变态继续交往。

他忍不住看向了王杰希,好在王杰希没有一点因为流言而畏缩想要放弃的意思,反而紧握住了他的手。

既然王杰希没事,方士谦也不再回避,而是采取些行动,他先在办公室对着那些看他尴尬的老师详细解释了他和王杰希只是正常叔侄,一切都是误会,而和学生他不能这么说,他只把这项任务交给了能言善辩和人缘最好的黄少天和喻文州,让他们在学生中间帮忙澄清。

流言就是这样,不理它会越传越乱,正面回应解了大家的疑惑还容易终止一些,方士谦就说死了他和王杰希是好叔侄,解释了几天,也终于停止了谣言。

当然谣言的终止也和终于放了寒假有关,大家被更有趣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没人再去考察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学校终于放了寒假,因为最近他们心情烦闷,方士谦本来还计划着要趁寒假再带王杰希一起出去旅行一次,可他们的计划刚刚订好,王杰希他爸就回来了,要把王杰希带回去过寒假。

要和方士谦分开王杰希是极不情愿,方士谦只好劝他寒假没剩几天了,而且就算不住一起,还能发信息一起视频,王杰希和他约定好每天视频聊天才终于乖乖离开。

王杰希才刚离开,就过春节了。

方士谦不太喜欢过年,一过年他就要面对众多亲戚们的催婚,而且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被问的频率还越来越高,让方士谦苦不堪言。

而且过节期间王杰希还不在,他家父母离异,王杰希平时和他爸生活,但过年时总会去他亲生母亲那边,方士谦见不到他,只能靠手机联系。

但就像是故意要让他们在过节期间见一面,今年春节期间的家庭聚会王杰希他爸带着王杰希一起来了,热恋期的两个人几天没见,再相见时就算努力控制面部表情,可也都忍不住笑了,王杰希一来就坐到了方士谦旁边,方士谦也特自然的给王杰希倒可乐,侧着头小声问他想吃什么。

催婚环节还是少不了的保留节目,但这次方士谦却没以往那么不耐烦,心想着他结婚对象就坐他旁边呢,嘴上却和叔叔阿姨们说着他不着急,没合适的,而在桌布下面,握住了王杰希一直拉着他裤子的手。

中间两人一前一后一起去了洗手间,在隔间里小心地亲吻着对方,王杰希低声说着想早点回去之类的,都被方士谦含进了嘴里。

他们没敢在洗手间呆太久,很快就回去了,落座后,王杰希脸上都还泛着红,方士谦也笑笑,隔着衣服捏了捏王杰希的腰。

聚会结束后,王杰希跟他爸回家,方士谦也回了自己家,方士谦估摸着王杰希到家回了自己房间,才准备给王杰希发信息,但他的信息还没发出去,王杰希他爸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士谦,杰希说你们在交往呢,你是和他开玩笑的吧?”

王杰希他爸开门见山地问,话是很直接,语气却是刻意的轻松,小心翼翼的,方士谦刚听到时惊了一下,可想想倒也大概明白了,王杰希他爸看见了他们吃晚餐的互动,回家路上就问了王杰希,而王杰希是个什么人?喜欢他肯定就会痛快地和他爸承认。

王杰希过去就和方士谦说过他在家里早出柜了,而且他爸也已经同意了,但王杰希说的时候方士谦就觉得不靠谱,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说自己喜欢叔叔,谁会想到是爱情?

听着回音,方士谦知道王杰希他爸那边手机开着外放,他说什么王杰希都能听见,他知道如果王杰希现在和他在一起,一定会握住他的手,给他坚定的眼神,他也知道王杰希想听的是什么,但他这次不能如王杰希所愿了。

王杰希和他亲生父亲在一起,这时候他们出柜,那后果无非也是和孙哲平他们类似,王杰希会被他家人从他身边带走,手机被收走,禁止他们再联系,甚至把这当做一种病,带他去治,而王杰希会觉得自己没错,他会反抗,他会和家人发生争执…

可王杰希确实没做错什么,只是喜欢他而已,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嗯,我哄他玩的。”

方士谦笑道,笑声有点僵硬难听。

“我就知道,你们俩怎么可能在一起呢?这不是乱伦嘛?你干不出这种事的。”

对方说道,三分劝告七分警告。

方士谦明白,王杰希他爸已经什么都明白了,可就算是自我安慰,就算是掩耳盗铃,大家也都希望这一切就是个玩笑,和当年方士谦说“王杰希过来和我结婚”时一样,就只是为了让王杰希高兴,方士谦能理解,谁希望自己家里出这种事呢?

他能想象,这件事如果他自己的父母知道了,后果肯定更糟糕,也许他家人会和他断绝关系,更强硬态度的逼他结婚,让他成为一个所谓的正常人…

“是阿,这是乱伦阿,我们怎么可能呢…”方士谦说。

这时候承认这是个玩笑比什么都好。

可他实际上付出了多少真心,只有方士谦自己知道。

方士谦的表哥又开口了,这次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士谦,这段日子太麻烦你了,接下来我也回国了,杰希还是回来和我住吧 ,我这几天看看学校准备给他转学…”

没等对方说完,方士谦就笑着说“没事,不麻烦,希望杰希能考上好高中。”

说完方士谦就挂断了电话,屏幕上又回到了之前他准备给王杰希发信息的界面,上面还写着他还没发出去的话,王杰希,你什么时候回来住?

看着那一行字,方士谦渐渐视线模糊成一片看不清了。

那几个字他一个个删掉了,王杰希估计再也没机会收到了,王杰希不会回来了,王杰希现在也许对他失望透顶,王杰希会很伤心,其实他自己也是。

原来他说什么都没有用,最后他还是什么都保护不好。



TBC

评论(25)
热度(81)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