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52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这个夜晚的发展远远超过了方士谦的预期,他是做好了跟踪被王杰希发现的准备,可没做好一见面最后搞到床上的准备。

一颗辛辛苦苦种的,出落的又白又嫩散发着青葱气息的小白菜成熟了,该不该收成了呢?方士谦犹豫了。

王杰希挺拔柔韧的半裸身体,就明晃晃的出现在方士谦的视野里,让他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他刚想说杰希使不得,王杰希就过来开始脱他的衣服,而且一上来就是脱裤子,却也动作缓慢伸过来的指尖都颤抖着,隔着裤子的布料方士谦都觉得感受到了炽热。

方士谦握住他的手,把他压制在了床上,俯视着他,王杰希的眼睛比起过去少了天真多了些坚定,鼻子也比以前更挺直,整张脸都成熟多了,看上去真有点像大人了,王杰希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撇过头不与他对视,这个样子的王杰希让他觉得挺可爱,于是他低头吻住了他,温柔的,却也有些着急的。

他过去吻过王杰希很多次,但王杰希吻技也没有增强,还总有些害羞,一般只会被动的承受,可这次他也紧紧地抱住方士谦,回应地热切,方士谦亲吻他的唇瓣,他的鼻子和眼睛,王杰希也像在寻找氧气,也急切地亲吻他能亲到方士谦的每一个地方,即使隔着衣服,方士谦也觉得心脏发烫。

方士谦以前只在王杰希的吻中尝到过对他热烈满溢的喜欢,但现在王杰希的吻中却有些不确定和悲伤,让方士谦忍不住把他抱紧在怀里,细细地吻他的唇。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长齐了”的话,在亲吻的过程中,王杰希的裤子也是他在和方士谦亲吻的过程中自己脱的,透过内裤看形状,小王杰希发育的确实很好,方士谦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方士谦不是同性恋,他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另一个男人的那个部位,大学洗澡的时候他倒也看过别人的,当时他只是直男心理,一心只比大小,但现在看到王杰希的,他不觉得恶心,也不想比大小,他只觉得可爱,想摸摸。

但现在开始才正式进入禁地了,方士谦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不知道他的自制力在对上王杰希时还够不够用。

事实证明,昏暗的灯光,久别重逢,小别胜新婚,再加上王杰希红润的唇,有些笨拙的亲吻,都很容易让场面失控。

好在方士谦还是保留了自己最后一丝理智,没和王杰希做到最后,最关键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事发突然,他家什么都没有,没KY没TT,王杰希是贴在他身上轻chuan着小声说没事可以进来他不怕,但方士谦却不能真这么干,他担心王杰希会疼,也担心王杰希中途会后悔。

最后他们还是用手和嘴互相解决的,王杰希给他用的手,他用的嘴,王杰希虽然什么都敢干,但这也是第一次,被方士谦弄一下,很快就要出来…

方士谦知道让王杰希说出那句叔叔不可以大概是不可能了,但他还是握住了小王杰希看王杰希要哭不哭的表情,王杰希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恶趣味,却和他心意相通似的,很小声地叫叔叔,但这称呼没让方士谦兴奋,倒让他瞬间清醒过来了。

他们俩可不是能干这种事的关系…他是王杰希的叔叔,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趁着事情还没更加失控,方士谦又及时叫了停,在王杰希还在晃神的时候,他已经穿好了裤子,宛若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躺在了王杰希旁边。

“我累了。”方士谦没等王杰希答话,就闭上了眼睛,他是真累了,他跟踪了王杰希好几天,又好几天在王杰希家楼下站了好久,回到家后躺在床上想到王杰希也是失眠,最近他都没怎么睡好,这次和王杰希躺一张床上倒是秒入睡。

他依稀记得好像听王杰希说了什么交往结婚出柜之类的话,但没等他往脑子里过,他就已经睡着了。

他家离王杰希学校有点远,第二天王杰希很早就走了,他走的时候方士谦还没醒,等他睁开眼时,身边早空了。

方士谦本以为在经过这一夜后,王杰希至少会给他发个信息之类的,然而他在家里心神不宁的等了一上午后,他手机一点动静都没有,唯一给他发来信息的是孙哲平,问他寂寞不寂寞,要不要找个人。

有王杰希就够够的了,方士谦想,他继续在家里发呆,时不时看眼手机,总觉得他现在像是被渣男始乱终弃的那个,王杰希爽完就走。

忍到下午后,方士谦不想再忍了,他决定去王杰希学校找他,他的的本意是想先去接王杰希,再带王杰希去吃饭,最后把他送回去,可没等他出门,王杰希就自己回来了。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有些尴尬。

“你要去哪儿?”

“你怎么又回来了?”

两人同时问道。

王杰希先说“我觉得我住这里比较好。”

方士谦可不这么觉得,这边只有一张床,早晚得出事。

“你自己不是有房子住吗?”

“那边太小了,而且和同学不太熟,有时候不太适应。”王杰希说,有理有据。

方士谦可没看出来他说的不太熟,说“你不住租金不是白花了?”

王杰希也不在乎“没事,那里有回忆。”

“那你还不回去找回忆?”

王杰希看看他说“可这里有以后。”

方士谦又说不出话了,像是中了魔法,鬼使神差地带王杰希去吃饭,带王杰希买衣服,再又带他回来,和他同住一张床。

后来王杰希基本天天住他家,每晚都惦记着和他发生点什么,他是一心想着让生米煮成熟饭,这样方士谦就不会再跑了,王杰希想法和小时候一模一样,王杰希小时候觉得和方士谦结了婚就是他的人了,方士谦就跑不了了能一辈子在一起,现在又觉得和他上床就是一辈子了。

王杰希有些心急,连TT都给他备好了,方士谦却不为所动,一上床就开始数羊。

方士谦当然不是和尚,身体也没问题,甚至经常王杰希去上学后,他都会自己去洗手间来一发。

但他还是不能和王杰希做到最后一步。

“我回来了…”

方士谦买菜回来,推开家门后,一时有点懵,以为自己进错房间了。

他们家小白菜好像变成白菜精了。

王杰希穿了条小裙子,明显的不适应,也不合身,这条裙子买太短了,一截大腿都露在外面,王杰希低着头一直向下拽着,他像是没想到方士谦会这么快进来,一幅被吓到了的样子,脸瞬间就红了,看方士谦站在原地,王杰希表情局促,就像做错了事抬起头小声叫他,

“叔叔。”

王杰希眼睛很大,抬起头看他的样子还有些小时候可爱的影子。

“你这是…”方士谦问。

“喻文州和黄少天说你会喜欢…”王杰希越说声音越小,头也越来越低,不好意思看他。

都三年多了还和喻文州有联系?方士谦想生气,可现在顾不上了。

“你不许再和喻文州联系了。”

方士谦说着,觉得嘴唇有点发干。

 

 

TBC

评论(47)
热度(72)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