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只吃香蕉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叔叔不可以53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生米终究还是煮成了熟饭。

方士谦过去虽然是直男,可对女装也没特别的兴趣,吸引他让他喜欢的只是王杰希这个人而已,就算王杰希穿的是直男到不行的T恤短裤,他也还是会产生邪念,真正让他失控的原因是,王杰希为了让他喜欢而去穿女装的这份心意。

他不想再辜负了,就算未来是地狱深渊,此刻他也要抱紧王杰希。

相比于脱裤子,多年直男有女朋友的方士谦还是脱裙子更熟练,虽然王杰希的裙子有点紧,他也还是轻松给他脱了下来,王杰希因为害羞全身都像染上了粉红色,又萌到方士谦了。

方士谦用手掌贴着王杰希那里凸出来的形状,上下抚摸,动作轻柔,触感很烫,没什么经验的王杰希被他抚摸一番,就喘的像快哭了,他自己也有些按捺不住,把王杰希抱紧了些,在他臀间摩挲着,意图明显。

王杰希很配合,自己主动翻过身,把手指涂上runhua剂伸进说明进行扩张,让方士谦进去的更顺利些,方士谦在旁边反而无所事事,就抱着王杰希胡乱亲吻。

最后真枪实弹的进去时也费了很大力气,王杰希说的勇敢,真进去时还说疼的止不住颤抖,可还是紧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说,任由方士谦一点点进去,可没动两下,王杰希的汗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后面也因为紧张越缩越紧,让方士谦被夹的也有点难受。

方士谦提前也多少做过功课,知道一开始疼是肯定的,后面才会慢慢爽,他只好继续吻着王杰希,让他放松,手也没闲着,指尖从王杰希的胸口一直滑到下体,王杰希被前后夹击,终于像是适应点了,方士谦在里面抽动的也顺利多了。

真进去了,方士谦就加大了马力,他的持久力比王杰希不知道强了多少,半天都没要停的意思。

后来王杰希声音真带了哭腔,说方士谦不要了。

方士谦这时候却莫名有了闲心,还逗他说,方士谦没不要,方士谦还想要。

做完又清洗过后两人又躺在了一起,方士谦拨弄着王杰希的头发问他怎么突然穿女装,王杰希说今天是他们交往四周年纪念日。

方士谦直男思维,对纪念日这种事一向记不清,还打着哈欠问“怎么是四周年?”

“咱们虽然分开了,可没分手,所以一直在一起,就是四周年。”

王杰希边说还坐起来从书包里拿出张纸,皱皱巴巴的,像是被水浸泡过,摊平后方士谦才认出来这是他们家过去的日历,他们刚在一起第一天时王杰希撕下来的,他说要留纪念,一留就是这么久。

他可真是个念旧的人,方士谦想笑又有点心酸,这张纸皱成这样,这几年王杰希应该没少打开看。

这张日历纸王杰希都留着,那…

果然,王杰希再从书包里拿出来的就是方士谦的替代品,猫头鹰。

“你还天天带着上学阿?”方士谦问。

“因为它就是你。”王杰希说。

“你不会还抱着睡觉吧?”

“嗯,我就是还抱着睡觉。”王杰希说的正经,没一点不好意思。

王杰希对他可真认真阿,方士谦想,他真想赶快娶了王杰希。

他们俩,加上猫头鹰,还有他的猫儿子,多幸福。

但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方士谦怎么也想不到,自从他拒绝结婚要孤老终生后,一直对他不闻不问的父母竟然来看他了。

他家钥匙他父母有,方士谦本以为他们要来都会先打个招呼,可没想到他们就顺路过来找他,一推门就进来了,什么都看见了。

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睡觉,甚至裸睡都没问题,他可以说他们是喝多了,叔侄两个躺一床上没大问题,可他们昨天搞的有点凶,他和王杰希身上的痕迹遮都遮不住,他连王杰希露在外面的脖子都没放过,王杰希也在他背上留下好几道抓痕。

总之,这里前一天发生过什么一目了然。

方士谦拽过被子把王杰希盖的严严实实,然后自己起来穿好衣服,对他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的父母说道“我们出去说吧,他还睡着呢。”

关紧房门,方士谦面对着他的处于极度伤心和极度暴怒的父母说“和他没关系,是我的问题,我喜欢他。”

王杰希是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的,他听见有人边哭边说“他是你侄子!”也听见有人怒道“我没你这么变态的儿子!”,还有其他的声音说“士谦你怎么能这样?”“杰希才多大?你这么对他太过分了…”……

他很快理清了现在的状况,但他没听见方士谦说话,这让他有点害怕,他怕再听见方士谦说“我哄他玩的”,担心方士谦再松开他的手,再放弃他,他虽然知道方士谦是为他好,可他还是会有点伤心。

这时门却开了,方士谦站在门口,满脸疲惫,对王杰希说“你该上学去了。”

王杰希没动,他看见门外客厅里有很多的亲戚,他想和方士谦一起面对,不想让方士谦又替他做出决定,可方士谦却没和他交流的意思,帮他装好背包,就要把他送出去。

“我不想走。”王杰希说。

“你先去学校吧。”方士谦撇过头,没有看他。

穿过客厅时,王杰希知道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或敌视或鄙夷或同情,而方士谦在他身侧给他挡住了所有目光。

王杰希去了学校,却一天都坐立难安,他给方士谦发过几次信息问怎么样,可方士谦只告诉他让他好好上课。

放学后王杰希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周泽楷来问他要不要回去,王杰希拒绝了,但他也不知道他该不该回家,方士谦现在还会不会希望他回去。

一个小时后,王杰希还是站在了方士谦家门口,他犹豫着要不要敲门,但像是有心灵感应,这时房门打开了,方士谦站在门口,他的脸和眼睛都有点红,应该是被家里让人打过,王杰希想问问他疼不疼,但刚抬起手,就被方士谦抱在了怀里。

王杰希紧张了一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也回抱着方士谦“我还以为…”

“以为我会走吗?我会对你负责的,我都告诉他们了。”

“嗯…不顺利?”

“怎么会顺利呢?咱们可是乱伦。”

方士谦笑了笑,嘴角弯起来的同时,又红了眼睛。

“所以王杰希,我现在没有家人了,我只有你。”



TBC

评论(27)
热度(83)

© 水果只吃香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