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第七年的见异思迁①



方士谦开门时轻手轻脚的,心里还是有点内疚。

今天是他结婚七周年纪念日,可结束拍摄后剧组要一起吃顿饭,不知不觉就吃到了夜里,当然,如果他不特意送那个他挺有好感的女演员回家,又去女演员家坐了坐的话,他还会更早一点。

家里漆黑一片,方士谦注意到餐桌上摆着饭菜,还有已经熄灭的蜡烛,他拿起桌子的筷子尝了两口已经凉掉的饭菜,不是外卖,是他纸面上的伴侣王杰希亲手做的。

王杰希在今天的早些时候就提醒过他,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结婚纪念日,让他争取早点回来,他当时被化妆师叫去补妆,只瞥了一眼就关上了手机,然后就把这事抛之脑后,直到刚刚把车停在地库才又想起来。

一开始他还存着侥幸心理,王杰希这几天挺忙的,估计也就是例行公事地告知他一声,走个形式,但当他看到桌上的饭菜蜡烛,和门口的一束花时,他后悔了。

王杰希也许真挺在意这个纪念日的,毕竟一年才一次,他应该早点回来和王杰希共进晚餐,他最近忙着拍戏,不太回来,和王杰希有日子没见过了,也该好好聊聊天。

还在懊悔的方士谦坐在餐桌旁,一口口吃着那些不太好吃的饭菜,王杰希是所谓的霸道总裁,从小过着小王子般的生活,家务这种事从来不劳他亲自动手,只偶尔心情特别好或半夜饿了的时候才会下厨做饭,虽然也做过几次,但还处于分不清盐和味精的阶段,味道自然可想而知,只能保证不会吃死人。

可方士谦现在却吃的津津有味的,并决定等明天吃早餐时夸奖下王杰希,心中也有点小骄傲,想他名义上的爱人可真厉害,上得了商场下得了厨房,既能运筹帷幄又贤惠能干。

他最近为了接新戏要保持身材好久没吃饱了,这一顿不知不觉中他就把桌上的饭菜都吃了,然后摸着肚子去洗澡,在洗手台上他看见了一枚戒指,应该是王杰希之前摘下来忘了带的,因为这是对戒,另一个正在他的无名指上。

是七年前他们互相为对方戴上的。

回想起来,七年前的今天还像是做梦一样。

当时他正在要去录音室的路上,他才刚下车就被人拦了下来,然后像是黑道电影的场景,他被两个黑衣人架住,带上了一辆豪车。

在那辆车的后座上,方士谦被一个看上去很精干的人告知,他要结婚了,和一个叫王杰希的他从没听说过的人。

“你说什么?”方士谦震惊道。

对方又复述了一遍“方先生,您和我家少爷结婚吧。”

方士谦当然是极不愿意,他可才20岁,正值青春年华,还是小鲜肉呢,虽然说不上事业有成,可也还算是稳步上升,他刚杀青了一部电影,首专在筹备,国民级综艺也安排上了,哪儿能说结婚就结婚了?

他答应他的一众少女粉也不能答应阿。

对方打消了他的疑虑顾虑说“方先生你放心,结婚是保密的,王先生有实力让你们的关系不被媒体知道,你可以继续当明星。”

“我还是不太明白…我怎么就要结婚了?为什么是我阿?我做错什么了吗?”

对方耐心给他解释,说王杰希是王氏集团目前的董事长,但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王氏集团有个传统是要当董事必须要先成家再立业,王杰希想当董事长就必须要结婚,越快越好,而他的结婚对象就是方士谦。

按照对方所说,王杰希可以给他提供资源和优越的生活,而他只负责和王杰希结婚,然后一周有两天能在王杰希旁边喘喘气就好了。

当时方士谦把喘气理解成了上床,以为王杰希是那种狂热到想和他上床的粉丝,有点生气,说“我卖艺不卖身。”

“您暂时不需要卖身,如果未来有需要的话,也全凭自愿…”

方士谦还是不愿意“我不想结婚,你们也不能逼我吧?世上人这么多,为什么非要是我?”

“是有理由的,根据你们的生辰八字,星座血型,还有其他的数据…”

那些数据方士谦也看不太明白,但对方最后的话他倒是听懂了,大概意思是他要不愿意结婚,就等着被封杀吧,王氏集团也有让一个小明星消失的能力。

“你们这是威胁!”

对方没理他的气急败坏,只说“方先生你先别急着拒绝,见见我们王总再说吧。”

方士谦本来以为这种大集团的董事长都是三四十岁,看上去就奸诈且很丑的中年人,可真见到面时,方士谦才发现自己错了,王杰希和他差不多大的样子,看上去不奸诈,反而长了张虽然严肃但仿佛很容易被骗的脸,而且还挺好看的,别的不说,稍微收拾收拾,作为流量明星,出道肯定没问题。

王杰希和他面对面聊结婚的时候,像是在谈生意,把两方合作后的利好都认真的向他说明,王杰希说“我们这算是商业性质的结婚,我需要你成为我的伴侣,我也可以尽我所能给你想要的资源。”

说完后,王杰希还吩咐助理找来了一份合同,上面事无巨细的约定好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方士谦仔细看了看自己的部分,他的义务责任确实很少,就像之前说的,他只需要和王杰希结婚,每周露面两次让人知道他是活着的会喘气就行了,而他能得到的权利却多的超乎他想象,王氏集团能帮他取得像他这个咖位的小明星想都不敢想的资源和机会,还能为他投资拍个人电影,甚至条款中还包括在离婚后分给他三套房子和一辆车。

而如果他违约,也就是他每周不出现,那他就要付高额违约金,并且他们会公开一切,也同样让方士谦被封杀,永远起不来。

但只要按时出现,这对方士谦来说就几乎算是天上掉馅饼了,只不过下面还有个特别条款,是说他们这段婚姻的起始和结束时间都由王杰希说了算。

“这个…”

“有问题吗?”王杰希问。

方士谦指了指那个特别条款问“结束时间是你定吗?”

“是。”

“哦……”

方士谦可以理解,现在是紧急状况王杰希不得不随便找个人结婚,但也许有一天王杰希碰到他真心喜欢也真心想要结婚共度一生的对象时就会和他离婚,那一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然只能由王杰希决定。

对此方士谦倒也没什么不满,他想一直当明星,自然不会轻易结婚,他计划的是一辈子不结婚不娶妻生子,不过这种互惠互利有名无实的婚姻倒是特别情况。

既然他自己没结婚的意思,那不如乐于助人一下,反正怎么看他都是占便宜的一方。

王杰希这时又催他“你接受吗?”

“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王杰希说“就是今天,你签了合同,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这么突然?”

“嗯,我们就不办婚礼了,你晚上去我家,见一下我父母就可以。”

方士谦当时头脑一热,直接签了合同,还和王杰希握了握手,表示未来合作愉快。

之后的时间他就像是在做梦,被王杰希的助理带着去买正装,又被带去参加了王家的主宅,在那里他和王杰希宣布了婚事,也交换了早就准备好的戒指。

直到第二天他醒来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有个他还陌生的男生睡在他旁边,他的手指上也有了束缚感,他这才反应过来他结婚了。

然后就这样过了七年,在王氏集团的帮助下,方士谦的明星路是越走越顺,他在两年前当上了影帝,也越来越忙,不过再忙他也记得每周回家两天,让王杰希看见他活着。

正如王杰希所说,这是商业性质的联姻,因此他们一早就说好了互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他爱干什么干什么,想喜欢谁都行,王杰希也一样,方士谦确实这么做了,刚结婚的那一年,他带着点故意折腾的心理,几乎每天都夜不归宿,王杰希从不关心他去哪儿了,只负责让助理在绯闻被爆出来之前,先一步把照片买下来,然后见面后让他以后小心点,方士谦总是左耳进右耳出,没过一个月就又被拍到他和名模私会。

方士谦相当珍惜他的明星生活,他不会真和什么名模网红十八线小演员有什么关系,但他天生喜欢聚会爱凑热闹,也就更容易被人拍到,无中生有出一段艳情,方士谦也想解释,但看王杰希根本不问,他也懒得说了。

而相比于他在娱乐圈里浪而不荡的生活,王杰希这个总裁却相当洁身自好,方士谦偶尔回家见到他,王杰希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工作,即使出去见朋友也是约在茶馆,相当无趣,方士谦跟去过几次,发现王杰希的朋友们也和王杰希一样,都是很正经很认真稳重的人,聊的都是经济房地产之类的,方士谦和他们聊不到一起去,就再也不去了。

七年里王杰希对方士谦的私生活只管处理不问原因,方士谦也不关心王杰希天天去哪儿了见了谁,同住一个屋檐下他对王杰希几乎是一无所知,最好的例子就是过了七年他都不知道王杰希为什么会选中和他结婚。

方士谦洗过澡后才进了卧室,已经深夜了,房间里的灯都关了,王杰希躺在床的一侧,看上去已经睡熟了。

婚都结七年了,他们俩该干的不该干的都早干过了,在结婚纪念日这么大的日子里,方士谦觉得还是该睡前鼓鼓掌让这一天更有意义些。

可他的手还没碰到王杰希,王杰希就坐了起来,对他说,

“我们明天去离婚吧。”

 

TBC


评论(30)
热度(139)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