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只吃香蕉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第七年的见异思迁④

    


 

方士谦知道,王杰希所谓的管他,其实基本等同于给他善后。

王杰希不会明着告诉他,方士谦你不能去夜店不能去酒吧不能去其他明星家里,他也许知道他说了方士谦也不见得听,他一般只在方士谦惹了麻烦后给他解决。

但方士谦从二十岁那年结婚后,就一直处于一个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阶段,惹出的事写下来比他和王杰希签的结婚合同还长好多。

大事他倒是没犯过,可像是音乐节结束和热场女歌手搂搂抱抱,像是拍完夜戏送各种工作人员回家,像是在其他女演员/歌手/模特生日时,在微博和人家发亲密合照,还祝生日快乐这样的小事他每隔两天王杰希就得给他处理一次。

过去王杰希从不说什么,现在王杰希大概是真嫌他烦了。

“你管我吧,没有你我怎么办?”

方士谦说,他心里想着爱管不管,王杰希不管他经济公司也得管他,但为了婚姻生活和谐着想,他只能先故意示弱。

“你有公司。”王杰希直接戳穿。

示弱不行,方士谦又开始卖惨…

“王杰希,咱们就别离了好不好?我昨天真是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还头疼着,也没人管我…”

他觉得王杰希也许会吃这套。

除了在床上,王杰希大部分时候对他是冷若冰霜的,只有他示弱或者看上去很惨的时候,王杰希才会对他展露出点柔情来。

他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他发着烧去拍了雨天的戏,完了晚上又去了演唱会排练,那天结束他强撑着开车回了家,一进家门就晕倒了,恍惚间他听见了王杰希叫他的声音。

方士谦醒来时浑身都是汗,看窗外的天气,应该已经到了上午,王杰希坐在床上,抱着电脑还在敲打着,听见他动静才看向他。

“醒了?”

方士谦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想喝水?”王杰希问。

方士谦猛点头。

他本以为以王杰希奢侈浪费的一贯作风会叫个人给他送水,可没想到王杰希亲自下床,接了杯水,送到他嘴边。

“刚才我叫医生来了,你烧到了39°多。”

方士谦凑过去喝完水,又躺下了“谢谢你阿。”

王杰希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以后你生病就别那么拼命。”

方士谦现在没之前那么难受了,也觉得王杰希难得和他亲近,也不由开起玩笑说“那金主你养我阿?”

王杰希摇摇头“那你就废了,你可以给我干。”

方士谦说“我不卖身。”

王杰希脸一红“你在想什么?我是让你来我公司上班。”

方士谦一幅不感兴趣的样子“不想去,我还是当我的明星吧。”

王杰希倒也无所谓,说“随你,但注意身体。”

在那天之后,方士谦每顿饭都有加菜,有时候是燕窝人参,有时候冬虫夏草,反正都是大补的东西。

当时的王杰希似乎还愿意养他对他好,但现在的王杰希却嫌他烦,一心只想和他离婚。

就像现在,他卖惨不管用了,王杰希忍了半天才说了句活该,然后挂了电话。

方士谦想他也道过歉了,也说过好话了,但王杰希还是没原谅的意思,那么现在就基本确定他和王杰希之间的离婚危机只和王杰希的白月光有关了。

王杰希带走了他大部分个人物品,但书房里还剩了点他没带走或者说不重要的东西,方士谦去里面转了一圈,翻了翻抽屉还真发现了点东西,例如若干年前的钢琴谱,钢琴等级证书之类的,就是王杰希过去拿着过的那张照片他没找着。

但有这些也可以盖章有个钢琴小王子让王杰希念念不忘了,估计他们小时候一起学过钢琴,然后王杰希就喜欢上了人家,但以王杰希那么正经闷骚的性格估计也不会表白,所以就只成了白月光…

可不就是弹钢琴嘛,他也会,弹得还好着呢。

方士谦家里虽然比不上王杰希家有钱的那么夸张,可也算是家境优越,是知识分子家庭,他从小就被家人逼着学各种乐器,钢琴也是其中之一。

不过后来他家里想让他走正路,去音乐学院或者出国深造,可他就想当大明星,有少女粉丝,想站在舞台上开个人演唱会,家里不许他这么干,他也就和家里决裂了,连带着也对钢琴深恶痛绝,他演唱会里solo过吉他、贝斯、大提琴,可就是没动过钢琴。

但王杰希过去也让他弹过琴,那天他刚写出首歌听着不错,就坐那儿弹了两下。

王杰希站在他背后一开始听得专注,后来他弹完了,回头看了眼王杰希还得意地说怎么样好听?然而他却发现对方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茫然。

方士谦当时也有点不满,老实说,不看脸的话,他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才华,他除了才华一无是处。

然而王杰希还不懂得欣赏。

方士谦想了想,决定用手机给王杰希录段他弹琴的视频,没准王杰希就能回心转意。

然而他刚打开手机,就看到网站弹出的一条推送。

钢琴王子喻文州归国,即将召开全国巡演。

虽然那条新闻从始至终没提过王氏集团和王杰希的名字,可这行字看在方士谦眼里,基本也就等同于,王杰希的白月光回来了。

 

“大眼儿,文州回来了,哪天一起吃个饭吧?”

正看着窗外发呆的王杰希被这一声吓了一跳,转过头看清人后心里的无奈大于埋怨“是你阿。”

来者叫叶修,叶家的大儿子,而他口中的文州叫喻文州,是喻家的小儿子,他们家境相仿,父母都是世交,从小就总在一起玩,喻文州上面还有哥哥,没有继承家业的压力,而叶修还有个比他更适合继承家业的双胞胎弟弟,他们俩和所有富二代一样都是到处旅行周游世界活得相当自在。

叶修来他办公室和在自己家一样,一来就瘫倒在沙发上,头仰着很放松“老王你可真会享受,这么大办公室,真浪费…”

王杰希没心情和他废话,把话题拉了回来“还行吧,那吃饭时间地点你们定,我到时候直接过去。”

叶修站起来又在王杰希办公室晃了一圈,然后看见王杰希电脑桌面后说“诶对了,你桌面这人正在楼下大厅坐着呢。”

王杰希把屏幕关了,问“他干嘛呢?”

“有人认出他了,正签名呢。”

“哦,我让保安把他赶走。”

说着王杰希就打了个电话给一楼前台,在旁边的叶修有点惊讶,问“你不见他?”

“不见,我和他已经离婚了。”

王杰希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边,俯视着地面,尽管有些模糊,他也看见了方士谦,对方正在往外走,走出他公司大楼时,还往上看了一下,像是在找他。

“你们这是…”

王杰希收回目光,叹了口气。

“是我的错,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TBC

评论(33)
热度(121)

© 水果只吃香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