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第七年的见异思迁⑦

            




第二天早上,方士谦被王杰希穿衣服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时,王杰希正坐在床边系着领带,一身正装,和他们七年前去结婚时一样。

“你干嘛去阿?”方士谦揉着眼睛问。

王杰希没回头说“我去听音乐会。”

听到这个答案,方士谦瞬间清醒了,音乐会,这个答案让他瞬间联想到了王杰希那个白月光钢琴小王子。

“听什么音乐会阿,我过两天就要开演唱会了,我给你留了张票,VIP,金主专享。”

王杰希打断道“不用了,我不去。”

之前方士谦也给过他票,王杰希也去了,他想要亲眼见证方士谦成为大明星,受万人瞩目的样子。

但方士谦通常就是人越多他越浪,他在台上和女舞者贴身热舞也就算了,都是为了效果,但都下了台,方士谦还在后台耍帅打鼓弹琴的发福利,和伴舞们又合照又留联系方式的,最后又招了一群人和他一起去夜店庆祝,王杰希再见到他时都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而方士谦连自己是怎么回家的都想不起来。

王杰希自有渠道能知道方士谦每天都在干嘛,他特意安排了人跟着方士谦,一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二是能让他在方士谦浪过头后提早做好准备。

这次也是一样,王杰希早就收到了好几张照片,有方士谦扶人家上车的,有他和人家勾肩搭背的,还有他在深夜的酒吧街扶着树唱歌和酒瓶演对手戏的…

心这么大还想当大明星…王杰希边让助理都处理掉边想,他之前也无数次想他不该这么纵容方士谦,他应该给方士谦一次教训,但他想起方士谦在舞台上神采飞扬的样子,他又不忍心了。

无非都是些能用钱解决的小麻烦,他顺手就解决了。

但自那之后,王杰希就不爱去他的演唱会了,比起听着无数人为方士谦尖叫,还想给他生孩子,他倒不如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蓝光盘。

王杰希拒绝了他,方士谦心里恼火有钱人都是喜新厌旧,却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说“那我和你一起去。”

“你想好了?”

按理说他们的关系在外界保密,他们都尽量避嫌,不和对方一起出现在同一场合,就算方士谦去王杰希的公司找他,都是把车停在地下,然后直接上到顶楼去见王总。

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方士谦很坚定“想好了,里面不会有娱乐编辑的,没事。”

王杰希终于也让他上了车,在车上,方士谦问道,

“你真要包养那个钢琴小王子吗?”

“嗯?”

王杰希想起喻文州为了一次演出要制作三十多套演出服的奢侈作风,忍不住笑了一下说“他包养我还差不多。”

“你现在没钱了吗?”方士谦问,语气有点紧张。

王杰希以为方士谦是怕他没钱再提供给他现在这样宛若野比大雄的梦想生活,也顺势说“嗯,以后我养不起你了,所以快点离婚吧。”

“你看你,我是用你养的人吗?我有钱,以后我养你。”

“你先养好自己吧。”王杰希留下这么句不明不白的话后就看向窗外不再说话了。

进去后他们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即使开场后灯光昏暗,方士谦也能察觉到王杰希听得十分专注,他不知道王杰希听他演唱会时是不是也是这样,他也无从比较,他在开演唱会时,他明知道王杰希会坐哪儿,他也一次没往王杰希的方向看过。

方士谦想要打起精神好好看看王杰希的白月光长什么样,可在他为了逐梦演艺圈从家里出走后他就再没去过这种场合,听惯了摇滚,再听音乐会他也难敌睡意,而演奏厅的温度正合适,很舒服,他没一会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音乐会都结束了,观众都在鼓掌,方士谦也跟着鼓,坐下后对王杰希说“是不是还没我弹得好呢?”

“他小时候就学了,不到十岁就进了高级班。”王杰希说,特意强调了十岁和钢琴高级班两个关键词,希望方士谦想起什么。

但方士谦却没反应,哦了一声,只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对了,王杰希和他白月光果然是小竹马。

 

方士谦本以为这两天他和王杰希相处的还不错,王杰希能就这么忘了要和他离婚的事,然后他们继续维持着之前的关系,王杰希没钱也没关系,他自己也有钱买大房子,也有钱雇来司机厨师管家维持他们的生活…

可王杰希却不这么想,在他们约好去离婚的日子,王杰希的助理就敲响了他家的门“王总说让我来接您去离婚。”

“我不去!”

“王总说已经和您说好了…”

“没说好,反正我不去。”

方士谦是抵死不从,比他拒绝结婚时态度还强硬许多。

没办法,助理只好打电话给王杰希,汇报情况。

王杰希态度也很强硬说“别和他废话,把他带来。”

方士谦听见后抢过手机,语气深情又真挚“王杰希,我这几天想了想,你那天问我喜不喜欢你,我喜欢你。”

王杰希那边一时没了声音,隔了一会才说“你怎么突然…”

方士谦也不顾助理还在旁边,自顾说“你走了之后空了好多,家里也是,我心里也是,我很想你。”

不知道又是哪儿学来的伦理剧台词,王杰希听了后心里松动了,嘴上却还说“那也要离婚。”

方士谦开始苦情戏“咱们七年的感情真的没办法挽回了吗?咱们再试试吧…”

“……”王杰希听着没说话。

方士谦又说“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小王子…”

王杰希这次飞快说道“好,那先不离了,以后再说。”

这次没离成就留给了方士谦充裕的时间,他要去外地拍戏了,这次是他主动向王杰希报备的,王杰希本来就对他的行踪了若指掌,但听他亲口说也很高兴,还让方士谦一路小心。

方士谦虽然没正经恋爱过,却也熟知恋爱的套路,为了让王杰希回心转意,忘了离婚的事,他每天都给王杰希发自己的自拍,王杰希就留存当手机桌面。

一次他和叶修他们一起吃饭时,他手机亮了,提示有新信息。

叶修一眼就瞥见他的屏幕说“你不都要离婚了吗?还用人家大明星当桌面?”

“先不离了。”

王杰希话才说完,嘴边的笑意也还没消退干净,他就看到了他派去暗中保护方士谦的保镖发来的新图片,面色一沉。

照片中方士谦正搂着一个出道的演员,是正面照,两个人离的很近,方士谦笑得是他没见过的温柔,而和方士谦姿势亲密的那个人叫张新杰,王杰希认得出来,是个挺沉稳对自己要求高到像有强迫症的演员,虽然出道挺短,作品也不多,可部部都是精品,好评无数,只是据说他背后有点黑道背景。

王杰希也不由得有些好笑,他过去是从不关心娱乐圈的事的,只是因为方士谦,他现在才会对娱乐圈里随便哪个小明星的资料都了若指掌。

当然更好笑的是他自己,竟然真天真的相信过方士谦十年如一日的记着他,还相信现在的方士谦会喜欢他。

天上星星这么多,每个星星上都可能住着一个小王子,每个小王子都可能成为方士谦的小王子。

他不是唯一的,更不是特殊的。



TBC

评论(32)
热度(109)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