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郎。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喻王】攻略直男需要从长计议28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事情暂时还是按照喻文州的计划在进行着,没有脱离正轨。

喻雯舟和王杰希又恢复了恋人关系,王杰希还是那么喜欢她,同时因为喻雯舟的存在,王杰希身边的万紫千红也纷纷退却,王杰希他妈也放弃了,叹了口气,算是默认了王杰希和他的交往。

而他的男号这边也同样进展顺利,方士谦即使有诸多不满,总说着一定会出事,但终于答应要帮他一次。

“要是失败了别怪我。”

“不会,谢谢学长。”

喻文州的意思是,他不能太刻意,主动去约王杰希见面,就只要下次王杰希再约方士谦见面时,方士谦顺便带着他出场就好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喻文州本以为以他们父子的关系之亲密,隔几天就得见一次,却没想到王杰希重色轻友,有了女朋友就忘了方士谦,一个月都过去了,王杰希还没约方士谦的意思。

这对喻文州说不上是好事坏事,王杰希最近和他的女号一星期要见两三次,可他的男号却压根找不到机会刷存在感。

他女号早满级了,再练也无法再有什么进展,因此喻文州王杰希和方士谦见面的期待比和他自己约会都多。

终于,方士谦给他打了电话。

“王杰希刚约我周末吃饭了。”

“太好了。”喻文州难掩喜色,边听着电话边打开衣柜挑选衣服。

“对了,还有个问题。”

“什么?”

“咱们的上下关系是怎么分配的?”

喻文州都还没想到这么细,说“你想怎么分阿?”

“我想了一下,只能委屈你做0了。”

“为什么阿?”

“废话,就算是假的,要让王杰希知道我是0我还怎么做人?”

“我是觉得杰希根本不懂这些…”

但最后在方士谦的莫名其妙的偏执下,喻文州还是让他做了1,再又和方士谦大概对了下细节,第二天他们就手牵手地出现在王杰希面前了,只是方士谦像具尸体,满脸写着我不是心甘情愿的,喻文州则迅速进入状态,拽着直男落座,体贴地点了所有王杰希爱吃的菜。

相信直男的演技是他人生的错误,喻文州现在无比后悔,他哪怕和直男叶修成为搭档,恐怕都比直男方士谦要合适的多,至少叶修一般懒得动,更不会给自己加戏。

喻文州知道穿过女装也会自己修眉的方士谦不是深柜是个钢铁直男,他也知道让方士谦装同性恋会有点难度,可他却没想到他会浮夸成这样。

方士谦完全和他演成了一对闺蜜小姐妹,一直和他讨论着各种品牌和八卦,表情和笑声都十分夸张,喻文州觉得他的假男友对同性恋有些误解,当然也不排除方士谦本来就对这些感兴趣。

好在王杰希也并不知道真正的同性恋是什么样子,对于他们俩间尴尬的互动也没什么异常的表现。

而在中途方士谦去洗手间的时候,王杰希对喻文州说“你别介意,我过去一直以为同性恋很恶心。”

喻文州笑笑说“你没了解过,会这么想也正常,那现在呢?”

“可能因为是方士谦,我觉得。”

这是什么对儿子宽容的爱阿…喻文州哭笑不得,可也觉得自己前路有望,至少王杰希不恐同了,那就有可能接受他。

 

之后喻文州的女号和王杰希再去约会时,他们恰巧又碰到了看上去心情不好的外挂方士谦。

王杰希向方士谦身后张望着“叶文州不在?”

“谁知道他在哪儿…”

方士谦压根就没入戏,也还是直男心理,一时没把叶文州和自己男朋友联系到一起,随口说。

王杰希却已经察觉到了事情不对“你们吵架了?”

“吵什么架?”

恋爱中的王杰希又开启了老父亲模式,劝着方士谦说“你别太幼稚了,我觉得他不错。”

这时方士谦才终于看到了不停冲他挤眉弄眼的喻文州,他也才终于想明白他们这不明不白的对话,想圆回来可张了张又想不出合适的理由,一着急干脆放弃了,破罐破摔。

“我装不下去了,学长对不起你,喻文州你还是自己交待吧。”

喻文州想过一千种掉马的方式,其实没一种是因为自己队友竟然因为反应不过来就突然背叛而掉马,他也说不出话了,而王杰希来回看着他们,表情越发不悦,喻文州猜测王杰希现在肯定以为他是被他女友和好朋友一起绿了…

“交待什么?你们俩不会…”

他们现在的关系比较复杂,喻文州还只睁着眼睛看着他不说话,方士谦也懒得再多劝,道“你把假发摘了吧,别装了。”

全场对情况最一无所知的王杰希现在只看向了方士谦,问“什么意思?”

方士谦指指已经低下了头不说话的喻文州说“你问他。”

王杰希又转头看喻文州问“雯舟你…?”

这时喻文州觉得即使自己还不说实话,方士谦也能过来直接把他假发摘了,再给他泼化妆水,强行让他掉马。

喻文州暗忖世事无常,终究妥协了,公共场合中他不能摘假发,他只把自己一直故意放轻的声音恢复正常。

“对不起,杰希。”

王杰希听见他正常的声音后,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真是男的?”

“嗯,是,不过你别误会,其实我没有女装癖,那只是…”

“…那你到底是谁?”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咬了下唇,决定把一切都交待了。

“喻文州,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就见过,当时我对你告白过,你没同意…”

王杰希皱皱眉,明显已经想起了他“那时候的人就是你?”

“嗯是我,但杰希,我真的只是喜欢你…”

王杰希这时看他的表情,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恐惧。

他害怕他。

他可以理解,王杰希不是因为有同性喜欢他而害怕,而是因为他一直潜藏的心思之深而害怕。

喻文州不怪方士谦,就算今天他没说,早晚他也会面对这一幕。

他知道这是欺骗的代价。

 


评论(22)
热度(75)

© 少年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