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只吃香蕉

“你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只负责上网冲浪,不负责制造快乐

产粮随缘,欢迎拉黑

【方王】第七年的见异思迁⑨

                  

 

王杰希眼睛眨了好几下,方士谦笑了。

“你看你看,你就是喜欢我。”

王杰希还想辩驳点什么,就被方士谦用吻堵住了唇,情绪到了,他们还是如方士谦所愿在车里刺激了一下,王杰希的豪车上下左右的晃动,方士谦感叹说有钱真好,这车可真结实。

完事后,方士谦把车开到酒店停车场后,他看看车上溅到的白斑水渍说“你先上去,我把车上收拾一下。”

王杰希不理解“你清理什么?这车不要了,跟我过来。”

对金主的话,方士谦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跟着王杰希上了顶层豪华套房,在超大尺寸的床上又翻云覆雨了一番,方士谦十分满足,说金主我可真喜欢你。

这种话王杰希之前也听他说过,他也是男人,知道在这种时候男人说的情话都是假的,他从不当真。

两个人难得又躺一张床上,本该是情意绵绵的温存时刻,王杰希却很扫兴地说“我不喜欢你。”

方士谦不满的捏了下王杰希的腰“你刚才还喜欢我呢。”

王杰希想试探一下,说“我有喜欢的人。”

方士谦早知道王杰希有个白月光没错,可真听王杰希承认,他也没能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平常心对待,那些他一直无法理解的男人被戴绿帽后的心情他现在也多少能感同身受了。

有点心酸,有点委屈,有点生气,也有点不甘,他第一次有了吃醋的情绪,这感觉不太好受。

他想问问王杰希到底把他当什么,但又担心从王杰希嘴里得到他们只是商业联姻关系的答案。

“我知道。”方士谦声音闷闷的。

王杰希没想到自己突发奇想的试探真能试出来,反问道“你知道?”

“知道,”方士谦飞快地说,同时像是想要扳回一城似的,他也说“我也有个喜欢的人,不过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喜欢你。”

方士谦此刻希望的是王杰希也能顺势说他也不喜欢白月光了,他们以后好好在一起只喜欢对方,然而王杰希并没这么说,王杰希反而离他远了点,他此刻心情比较复杂,一方面他开心于方士谦只喜欢他,另一方面呢,他也实在想知道方士谦口中的那个喜欢的人到底是不是他,方士谦到底有几个小王子。

而方士谦呢,王杰希突然的退后让他想问问你到底爱我还是他都开不了口,只好闷闷不乐地闭上了眼睛。

 

方士谦这戏一拍就是一个多月,王杰希一共去探过两次班,每次都开的不同的车,其中一次还是房车,两个人又在上面晃晃晃的,末了方士谦称赞了半天金主你真会玩。

好不容易方士谦的戏杀青了,王杰希又要去外地谈一笔大生意,方士谦这次明显的恋恋不舍,送王杰希的时候都问了好几次王杰希什么时候回来,然后王杰希从上飞机开始就以小时为单位收到方士谦的问候信息。

王杰希人走了,方士谦也变得反常起来,尤其体现在他的业余生活上。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回家。”

方士谦的助理也跟了他挺长时间了,深知大明星谦哥的脾气和习惯,谦哥绯闻几乎没有,但人却说不上老实,每隔两天,方士谦就得找个地方释放一下多余的精力和压力,每次听到方士谦让他把车停在那些闪着荧光的招牌下时,助理都心惊胆战着,生怕方士谦一进去就出不来。

不过这几天却很奇怪,方士谦再没提过要去酒吧街,更和那些比他还爱玩爱浪的模特小歌手们断了联系,走起了已婚模范丈夫的路线,这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助理小心翼翼地问道“谦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是恋爱了,和我的千万粉丝。”

打发走了助理,方士谦自己回了家,换下衣服后就进了书房。

像王杰希这种貌美多金还专一的总裁可不常见,身后肯定有无数人追着,想和王杰希认识,上他的床,甚至和他结婚。

论才华和外表,方士谦是觉得很少有人能赶得上他的一半,不过王杰希对他这最引以为傲的两方面都不是很在意,这种总裁最不走寻常路,对钱和外表都不屑一顾,唯独喜欢真心,好比说他要能连续给王杰希做一百天早饭,王杰希没准就能爱上他。

靠真心取胜这种事他能想到,别人肯定也能想到,他得赶在别人前面先向王杰希献出他的真心。

而以他的工作性质,让他做早饭也不太现实,而且要真做出来,看在王杰希眼中的恐怕也不是真心,而是恶意了。

方士谦想半天,以他的手艺,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小星星了,只能祈祷王总不嫌弃了。

小王子对不起了,方士谦边叠着小星星边默念着,现在重要的是要讨好大王子,先和你说再见了。

而大王子人虽然是在外工作,时刻还关注着家里糟糠之大明星的消息,据人来报,方士谦这几天都老老实实的,每天一收工就回家,再没去过不三不四的地方,回家后也没见任何人。

这一个星期都这么乖?王杰希都有点不太相信,他们家大明星他最了解,惹事之后都不一定能消停几天,现在自己不在方士谦没人管了,他怎么可能不借此机会出去浪一浪呢?

可他还真没有,不仅没在夜店酒吧浪,连微博都不发了,仿佛一下就远离了凡尘俗世要去出家修行了。

方士谦那边风平浪静,这边王杰希的工作也进展的格外顺利,提早就回来了,他还特意给方士谦带了礼物,都价值不菲。

王杰希回家的路上还在想,他是不是太宠方士谦了?他要什么给什么,他没说要的他也愿意给,就算犯了错说两句好话就过去了,才刚刚有点小转变,他就已经认为方士谦改邪归正,方士谦这还哪儿像是野比大雄,明明就是胖虎。

既然喜欢是方士谦自己说的,他或许以后也该对方士谦要求高一点了,至少对他不能再有求必应了,他也要适当学会对他拒绝,要是方士谦再浪一次,离婚的事他就该更坚决一点…

可当他打开家门,看到方士谦留在书桌上的那罐小星星,和压在星星罐下面一张写着欢迎金主回家的纸条时,他一边觉得方士谦真是十年如一日只用一种套路一边又改变了主意。

他决定还是接着惯着吧…

惯得让他再也不去找其他小王子,只给他一个小王子叠星星才好。




TBC

评论(20)
热度(98)

© 水果只吃香蕉 | Powered by LOFTER